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寂静王冠第四百九十章好看秘

2019-01-14 13:35:4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寂静王冠 第四百九十章 好看

深夜,嘈杂的酒馆。

烟雾缭绕。

烟草、酒精和狐臭味混杂在一起,升腾在空中,诡异的粉红色灯光下,曼陀林琴师有气无力地哑着嗓子唱着最近烂大街的曲调。

一如既往。

这是圣城的平凡之夜。

对这里每个穷到口袋比脸还脏的家伙来说,今晚和往日没什么不同。

在恢复秩序之后,连一个星期都还没到,教皇流出的血就被遗忘在了角落里。

哪怕上层的大人物们勾心斗角,局势变得如此诡异又紧张,对这里的人来说,却只不过是遥远的传说而已。

只有一些胎死腹中的阴谋、得以成功的诡计会在口耳相传中变成传说,流传在自己。

圣城戍卫军团哗变、圣赦部某位重要证人的全家被血洗、教皇遇刺是早有预谋,某位贵族的老婆和教皇生前私通等等,诸如此类的传闻,在劣质酒精和烟草的味道中弥散开来。

在这短短的一周之内,庞大的风波席卷了整个人类世界,所到之处,诸国动荡,不知有多少人因此而死。

但对这里的平民来说,也不过是‘教皇死了’,这么一句话而已。

日子该过还是得过。

哪怕风暴将临。

午夜到来时,酒馆中的气氛被推上了最高峰。

在所有观众狂热的呼喊和吼叫中,粉红色的灯光变得暧昧又黯淡起来。

在模糊地灯光里,身披薄纱的舞娘走上了舞台,随着暧昧骚动的音乐,依靠着钢管扭动了起来。

那个舞娘化了浓妆,掩饰脸上的黄斑和皱纹,扭动的时候抚摸着自己,发出诱惑地呻吟,松弛的大腿抖动着,将身上的薄纱蜕下了一件,显露出若隐若现的春光。

“再脱!再脱!”

台下眼睛发直的观众们高喊,可舞娘却恍若未闻,只是抱着钢管扭动着,呻吟声越发地诱惑,双眼中流露着渴求。

在热烈的气氛中,一把又一把的钱撒到了台上去。

舞娘笑容越发灿烂,再度将肩上的纱巾解下,丢在空中,露出半掩的****,乳?浪波荡中,在刺鼻湿热的空气中舞动。

在吧台后面,老板默默地数着钱,眉开眼笑。

戒严这么多天,重新开张之后,那群憋坏了的穷鬼们终于让他回了点本钱了。

他悄悄地向舞娘打了个手势:别脱太快,吊着他们。

让他们掏钱!

掏钱!

“再脱!”

观众兴奋大喊:“再脱!贱?货,快把裙子脱掉!”

皱皱巴巴的纸币和铜板丢到了台上,薄薄地扑了一层。舞娘踩着被汗水浸湿的钱,扭动身体,吮吸手指的时候,便媚眼如丝。

老板高兴地合不拢嘴,疯狂挥手:再加把力!把绝招拿出来!把这群穷逼的钱全都给我榨干净!

于是,最后一件碍事的裙子,也终于开出了一条小小的缝隙。

观众的嘶吼声越发的嘈杂,舞娘以尾指挑起那一件轻薄地裙子,从身上抹过,于是那薄纱便浸透了一层汗水,****了。

一众饥渴的观众看得眼睛都直了。

舞娘身体蠕动,暧昧地呻吟,将裙子挑起:

“谁想要?”

瞬息间,酒吧中寂静了一瞬,下一瞬间,爆炸了。

每一个人都争先恐后地冲向了台前,伸手,想要抓取那一件带着舞女体味和汗水的裙子,眼睛发红了。

“五百!”

一个矮瘦的男人尖叫,“我出五百!谁都不准给我抢!”

“七百!”

袒露上身的壮汉起身,拍着桌子:“我出八百!”

“我的!我的!”

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秃顶的老头儿跳上了台:“谁都不准给我抢!都是我的!”

那秃顶的老头儿明显已经喝得烂醉,口齿不清,老胳膊老腿儿激动地抽抽着,活像一头老猴子。

其他观众见文/斗鱼TV丶夏雨状,便忍不住大笑。

“这位客人,您想要买下这件衣服?”

酒保走过去,忍着笑,打量。

老头儿的身上穿了一件教袍,但圣城遍地是教士,穿成这样也不稀奇。更何况,那教袍破破烂烂,但能潦倒成这样的,不知道是从哪个乡下鬼地方跑来的呢。

老头儿不知道多久没洗澡了,身上散发着一股喝醉了呕吐过的恶臭,令人掩鼻。

“想要是要花钱的。”

酒保问:“你有钱么?”

“钱?”

老头儿反应半天,顿时眉开眼笑:“要钱?早说嘛!给你,都给你。”

他从口袋里随便抓了一把皱皱巴巴的纸出来,塞进了酒保的手里,然后劈手夺过了舞娘手里的裙子,手舞足蹈。

酒保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表情变得难看:这老家伙想要捣乱?

可当他低头看清手中的废纸时,却觉得忍不住眼前一黑,倒吸了一口冷气,双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

汇票!

这是圣城教团开出了汇票!而且每一张都是最大面额,后面多少个数字他一眼看过去都数不清……

那一团被揉成废纸的汇票中,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张,但哪怕只有一张,也足够把这个酒吧买下来烧掉,然后找最好的杀手把酒吧里的这群穷逼来回杀掉五六次了!

趁着别人没有注意,酒保地将东西塞进了怀中,转身跑了出去。

“怎么了?”

老板看着他惨白的脸色,皱眉:“儿子,那混账老头儿不会给了你一包****吧?”

“我倒希望他能给我一包****。”酒保笑得比哭还难看,将怀里东西给老板看了一眼,老板愣了半天,倒吸了一口冷气,一屁股坐在地上:“我的妈!”

他呆滞了许久,错愕回头,看到舞台上那老头儿跟猴子一样纠缠在舞女旁边,不堪地扭动着,在观众的嘘声里,喝醉的老头儿竟然把裙子套在自己身上,有样学样地跳起舞来。

那动作十足的滑稽,令所有人都忍不住大笑,有喜欢来事儿的人将钱丢到舞台上去,怂恿大喊:

“好看好看!再跳再跳!”

“真的是他给的?”老板低声问。

“千真万确。”

老板沉默片刻之后,眼瞳眯起:“他兜里一定还有,让后厨的人准备一下,把那老猴子给我绑了。手脚干净一点,不要留什么收尾。”

酒保愣住了:“你确定?万一那老头儿是什么贵族……我们岂不是死定了?”

“你傻啊。”

老板给了他一个耳光,低声说:“干了这一票,我们天亮就出城,有了这么多钱,我们哪里不能去?”

“你们哪里都去不了。”

有沙哑苍老的声音响起。

老板愣住了,错愕抬头,看到柜台之外的冷漠老人。

那男人身着漆黑笔挺的礼服,面料上乘,带着青金袖口,领结和口袋巾一丝不苟,哪怕已经如此苍老,可看起来却依旧令人敬畏。

但不论如何,他都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种鬼地方。

不等老板反应过来,老人挥手,便有两个人不着痕迹地将老板和酒保拿下,带走了。

酒吧中依旧喧嚣,嘈杂刺耳的声音中,根本没有人发现有两个人已经消失。

感受到湿热恶臭的空气,来者不悦地皱眉,嘶哑地咳嗽了几声,坐到了角落中去。

很快,舞台上那个醉酒狂舞还穿着脱衣舞裙子的老头儿便被带了过来,丢在了对面的椅子上。

在这个没有人注意的角落里,隔音屏障之内,一片静寂。

-

“瓦格纳?原来是你啊。”

老头儿端详着对面的人,半天之后松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有人要抢我裙子呢!”

瓦格纳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那一条恶臭的裙子,神情顿时变得越发难看:

“教皇陛下才死没多久,堂堂教团大主教,掌管中央圣堂的枢机主教阿尔伯特,竟然就变得这么堕落下流,真的好么?”

“放松一下,有什么不好?”

瓦格纳皱眉:“是没什么不好,但大家想要放松,都会选择在自己家的地下室里,

寂静王冠第四百九十章好看秘

和自己蓄养的舞娘和女奴们一起。

再不济,也可以去一些私人会所,关上门之后,和那些专门为自己准备的女孩儿们玩一些游戏。

除了你之外,没有人会选择跑到这种下三滥的脱衣舞酒吧里,还盗窃公款去买女人的裙子穿……”

他停顿了一下,无奈叹息:

“难道你不觉得羞耻么?”

“我又没有像我的前任一样,坐在轮椅上***有什么可羞耻的?”

阿尔伯特满不在意地说道:“况且,霍金大主教在退休的时候告诉过我啦!

――喜欢穿裙子的可都不是坏人!”

“……”

瓦格纳表情抽搐,低声骂了一句脏话。

“不过,我自甘堕落就算了,可你堂堂圣徒,来这里干什么?”

阿尔伯特露出古怪地笑容,揶揄地问:“不会也是为了看脱衣舞吧?”

瓦格纳面沉似水,冷然说道:

“今天西斯廷会议,你缺席了,影响很不好。”

西斯廷会议。

由全体枢机主教和教廷要害部门的负责人为成员,在西斯廷教堂所举行的会议。自教皇创建至今,已经举办过十次。

其举行的时间并无预期,因为每一次举行都代表着……有一位教皇死去了,而新的教皇,将会在会议上通过投票,选拔而出。

从来没有人胆敢缺席这样的会议。

往年甚至有弥留之际的大主教吊着吊针被送进去,哪怕死,也要投完票才能允许自己死在里面。

阿尔伯特做为中央圣殿的负责人,有着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如今却悍然缺席。

不得不说,开了一个非常糟糕的先例。

可他却毫不在乎。

“难道我去参加了,结果就会不同?我对这种事先写好的戏码没有兴趣。”

他撇了瓦格纳一眼:“你倒是去参加了,可结果如何?”

“还能如何?”

瓦格纳冷淡地说道:“傻子都能猜到。

超过八成的人赞同卢多维克成为新的教皇。在神与圣灵的见证下,投票结果通过,现在紧急的公告已经送到诸国去了吧?”

他沉默了一下,告诉阿尔伯特:

“等明天天亮,所有人都会知道,两日之后,卢多维克将入主萨罗满圣殿,觐见神圣之釜,成为新的教皇。”

“这么说,卢多维克要发达了?”

阿尔伯特醉眼惺忪地怪笑起来:“可惜,没有早日拍到一心修士会的马屁,哎呀,真是太遗憾了呀。”

“这些年以来,你可没少跟一心修士会作梗。现在你想改弦易辙?你连‘见风使舵’这个词儿都不会写吧。”

瓦格纳嘲弄道:“这次的事情里,中央圣殿要担负。他们正愁手头的紧要位置不够,没有对你下手的理由呢。

哪怕你现在去讨好他们也晚了。

准备好被贬到哪个荒山野岭的修道院里去安度晚年吧。”

“无所谓,反正留在圣城也没意思了。”

阿尔伯特耸肩,看了他一眼:“你呢?”

“……”

瓦格纳沉默了,许久,才回答:“大概会去黑暗世界吧。

再有三年,我就要死了。临死之前,起码要发挥一点余热。这些年,巴赫先生一个人撑着,太辛苦。”

“这不是很好么?”

阿尔伯特笑了:“我去了穷乡僻壤的修道院,你被放逐到黑暗世界里,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圣城万岁!”

“不要说这些了,喝酒吧。”

瓦格纳叹息,“给我也来一杯。”

阿尔伯特举起酒杯:“那么,敬我们伟大的教皇。”

“敬哪一位?”

“随便哪一位吧。反正哪个****的都一样。”

“好吧,敬****的教皇这一点很简单陛下。”

瓦格纳苦笑着,“干杯!”

一饮而尽。

酒杯放下之后,瓦格纳被劣质酒精刺得忍不住大口吸气,紧接着,便剧烈咳嗽起来,咳得撕心裂肺,呕出了粘稠的痰,却喘不过气。

这里的空气太糟糕了,刺激了他的哮喘和肺疾。

阿尔伯特摇头,起身,娴熟从他胸前地口袋里翻出了呼吸器,撬开他的牙齿,蛮横地塞进他的嘴里:

“吸!”

很快,瓦格纳终于舒缓了下来,瘫软在椅子上,脸上还留着呛咳的眼泪和鼻涕,仪态尽失。

阿尔伯特摇头,自顾自地喝着酒:“从小你就这鬼样,弱不禁风的,想要带你去堕落一下都要担心你马上风死掉,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反正就快死了,也不需要再担心了。”

瓦格纳拭去的脸上的污渍,无所谓地笑了笑,起身:

“我先走了。”

“恩,快滚快滚。”

阿尔伯特不耐烦地挥手:“我懒得等你走的时候再送你,刚刚那一杯就当给你的饯别了。”

瓦格纳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只是拍了拍阿尔伯特的肩膀,转身离去。可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听见背后传来的沙哑声音。

“喂,瓦格纳!”

“嗯?”

瓦格纳回头,看到阿尔伯特。

那个苍老的男人坐在昏暗的灯光下,白发稀疏,傻笑着,看着自己,眼神带着醉意。不知为何,瓦格纳忽然觉得有些心酸。

“我的裙子,好看么?”

阿尔伯特忽然问,神情期待,仿佛想要获得褒扬。

“……”

瓦格纳的表情僵硬住了,他恼怒地转身,甩手而去:“妈?的智障!”

留着阿尔伯特一个人在酒吧里,捧腹大笑。

笑得像个智障。

-

-

-

别担心,不虐了,明天给你们整个大。(未完待续。)

美容美发机构价格
美的电磁炉2116
西丽红石材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