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新世界实验手札第八十五章被害死了过

2019-01-14 12:26:0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新世界实验手札 第八十五章 被害死了

“可惜……”

查尔斯就像是在谈及了自己偶像的荣光一般,语气之中充满了与有同焉的骄傲还有着无尽遗憾的失落。

“这可是一整条无穷尽的产业链,即使是到了现在依然还是支撑着特萨利经济的重要支柱,而这个年纪轻轻就能够一手开创了这一切的先辈却是还来不及做得更多,就不幸夭折了……”

伯恩斯听着仿佛已经知道了查尔斯陛下之后将会说些什么一样,他收敛起了一直挂在脸上的假笑,换上了一副默哀的模样。

而查尔斯却是说着情绪有点激动了起来,还作出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正是当年贵国为了实施所谓的‘少年军’计划,在我国的境内大规模潜入了大量的间谍,在各个守备相对薄弱的村镇大肆地劫掠幼童……”

查尔斯的声音甚至也已经逐渐变得阴森了起来。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当年那个还是拉夫小镇的地方恰好也是贵国这个计划的目标之一,而更加不幸的是我国的这个小天才也刚好在拉夫小镇里操劳着他的那片实验田,也被当成了一般普通的乡镇孩童被劫掠走了,连同守护着的护卫也被当成了闻讯而来的平常小镇守备,被有预谋地伏杀了。”

“三年之后,可能大概是因为觉得自己对这些小孩的洗脑进行得差不多了吧,孩童们被陆续地放了回来输赢不定,我们的这个天才也一样,就像是外出旅游了一趟一般,安全地被送回了他在拉夫小镇的‘家’。”

“……大概连当年的博姆默国王也都没有想到过这次的行动会绑走了我国的一位王子吧,也或许是这位王子机智聪明,一直默默地承受着你们给予的折磨而没有暴露过自己的身份。”

“即使他后来还是安全地被送回来了,但是当年的那个天才却是已经被折磨得失去了锐气,好像他当年的机灵还有聪慧都被磨平了一般,双目呆滞、精神恍惚,还一直心心念念着掳掠走他的博姆默,到了最后,还为此身陨在了圣兽的手上。”

听着查尔斯陛下这个注定悲剧的悲惨故事,伯恩斯的表情有点奇怪,至于他的内心则是更加精彩了,虽然对于这个老帅哥的内心到底心里在想些什么,就没有人知道就是了。

查尔斯陛下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不过在场表面上都像是在参加普通的宴会一样,交头接耳、谈笑风生的所有特萨利官员们实际上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场晚宴的绝对主角伯恩斯还有查尔斯的身上,所以查尔斯所说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面对着查尔斯那微微带着些咄咄逼人的眼神和略带着指责的话语,伯恩斯并不意外,也并没有觉得什么龌蹉被当面揭穿、被撕掉了虚伪面具的恼羞成怒地翻脸和大发雷霆,反而是摆上了一副愧疚难当的“真挚”表情,非但承认了当年龌蹉的“少年军”计划,甚至还作出了道歉道:

“啊,我的查尔斯陛下,您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我们博姆默承认批准执行当年那个惨绝人寰的计划,确实是当年我们国王所作出的最最错误的决定,也因此给贵国还有另外的几个国家的人民造成了许许多多不可挽回的恶劣影响,而我也是抱负着要终结这项丧尽天良、摒绝邻友的恶劣行径,才决心一步步从博姆默王国的最底层开始攀爬上了如今博姆默宰相之位的。”

伯恩斯这话说的大义凛然、义愤填膺,特别地让人觉得他所处的立场就跟其他被侵略了的国家是一边似的,话里的一往无前、不畏强权、默默努力还有最终所作出的成就,说得就像自己就是那个终结了那个曾经带来了无尽悲剧的邪恶轴心的无名大英雄一般。

“不过等到了我终于在博姆默高层把控了话语权,制止了这个计划了的包括健康状况、财务状况和交友的情况时候,也已经为时已晚了。”

伯恩斯的语气里充满着遗憾和可惜的意味,让听闻的人难免会升起一股追悔莫及的同感。

“即使当时我们博姆默与贵国的关系处于敌对,但是我博姆默国王雅各布陛下却是认为,我们不能无视过去的罪过,我们需要认真忏悔和诚恳道歉,并决心要与志同道合的我一起,向像贵国那样饱受我国祸害的王国努力推动这次的议和行动。”

伯恩斯的这话真心感人,又愧疚有道歉的,不过细细琢磨就能够发现其实他就只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而已了!

因为即使他坦诚布公地道了歉,但是最后却又特意地提起了当时博姆默跟其他的王国处在的是敌对的状态、当时的自己还没能在政局上对此做出任何的影响,最后还提及了博姆默新任的国王雅各布。

这些种种都狡猾地说明了当时情况大家各方都是敌人,我博姆默使用什么残酷手段都是无可厚非的,作为如今的掌权人还有辅助者,雅各布陛下还有伯恩斯宰相都希望着‘和平’,并为此切切实实地付出着努力,而在对此事的态度上都仅仅抱有在人道主义上的道歉和遗憾感情,不过其他的王国如果想要赔偿什么的话,那么最好就就免谈了。

新世界实验手札第八十五章被害死了过

……而在事实上,其实在“少年军”计划在特萨利的这些王国掌权人的面前完全曝光了之后,博姆默一方就已经明白了这个“绝户计”已经执行到头了,而且其产生的效果和影响也已经足够的好了,慢慢地也就开始不再主动派遣部队专门去执行了。

这时间还在雅各布陛下上任之前,在伯恩斯宰相就职之前!

而再看如今的“少年军”依旧在“发展壮大”,仍然会从特殊的渠道接收到从博姆默那里传来的“圣旨”,就可以知道到了当年博姆默制造的前几批“少年军”不仅仅是单次使用的存在,他们还是“种子”,等这些“种子生根发芽”到了一定的程度后,根本就不需要博姆默再派部队去制造了,“少年军”会自己发展繁殖!

这才是“少年军”的恐怖之处,就像非法传销这样的牛皮癣的存在,无法根绝又防不胜防。

而博姆默只要牢牢记住联系“少年军”的渠道就完美了,简直一本万利。

不看那么远就看伯恩斯来特萨利王宫时,那同时发起了的骚乱就非常能够说明了二者肯定是还有联系的……

所以伯恩斯的说法不仅是放♂屁,还是胡说八道,让人恨的牙痒痒的是这个伯恩斯宰相脸皮奇厚,故意顺着查尔斯陛下的指责捉着这个敏感的话题超快速地撇清了所有的关系,偏偏还摆出了一副真诚道歉的嘴脸,让特萨利的众人还不得不纷纷赞同。

君威改装大灯价格
家用烘干机图片价格
蓝牙的传输距离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