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械医第三百五十四章欺凌的

2019-01-13 17:24:1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械医 第三百五十四章 欺凌

孙蕾找来的这些男孩都是跟她在学校关系不错的,孙蕾就是那种大大咧咧跟谁都能打成一片的性子,只要我一息尚存俗称女汉子,她这种性格到让她交到不少异性朋友,平时还都是称兄道弟的,这次为了侯青青的事,孙蕾就把这些人给找来了,但却只说苏弘文欺负了侯青青,到底怎么欺负了她没说。

孙蕾虽然大大咧咧的但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把那种事说给这些男生听,回头要是传出去侯青青还怎么出去见人?为了让这些男生出力孙蕾到是许诺帮他们介绍几个漂亮妹纸。

大学里的男生还是比较单纯的,一听自己的同学侯青青被欺负了,在加上孙蕾许诺的好处便都来了,但大家还是好奇那个曾经在学校篮球场上大放异彩的苏弘文到底怎么欺负侯青青了?

这些男生中很多人都看过苏弘文的比赛,很多人也把他当偶像看,谁让苏弘文展现出那么牛叉的球技,可今天要教训偶像,一时间让有些男生感觉有点下不去手,但要是孙蕾说了苏弘文到底是怎么欺负的侯青青,这些人估计就下得去手了,而且还会大骂苏弘文禽兽。

但孙蕾怎么能说苏弘文在做手术的时候猥亵了侯青青?于是一句“是朋友就帮忙,不是朋友就滚蛋”的话把这些人给打发了。

他们这边正合计的时候苏弘文开车到了,孙蕾选择的地方是个路边摊的大排档,整条昌盛街全是这种露天的大排档。苏弘文把车停好后一路找来,看到和事佬的招牌后往里边一看。就看到一桌坐着七八个大男孩,还有一个女生孙蕾。

孙蕾这会还跟那些男生合计一会怎么动手的事,所以并没注意到苏弘文到了,苏弘文走过来咳嗽一声,孙蕾一抬头看到他到了立刻换上笑脸道:“苏医生坐,你也知道我们就是穷学生没什么钱,可请不了你去那些大饭店,来这吃你可别嫌弃。”

苏弘文看了看这七八个年轻人笑道:“我吃什么都行。

械医第三百五十四章欺凌的

谢谢你们的邀请。”来都来了,苏弘文自然不会矫情的说不用请了之类的话。

苏弘文坐好后孙蕾就招呼老板上烤串跟酒,她到是挺放得开,可旁边那些男生却有点拘束,在有些男生看来教训苏弘文有点下不去手,谁让他们都很崇拜他,而孙蕾也没说苏弘文到底怎么欺负侯青青了。剩下的男生感觉要教训他直接动手就是了,干嘛还吃饭?这一会喝上酒,那还怎么打?

孙蕾也不是没想过找这些男生去堵苏弘文教训他一顿,但她怕这事闹到派出所,回头学校知道了,那岂不是连累他们了?所以她就想请苏弘文吃饭。把他给喝多了,找茬在打他,这样就算闹大了,自己这些人也有说的,咬死说自己等人好心好意请苏弘文吃饭。他却骂人,还先动手打人。这才动的手,学校肯定袒护自己的学生,在加上是双方都是喝酒打的架,只要不把苏弘文打出个好歹来,剩下的就是打嘴仗了,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如果事情真按照孙蕾所想的发展,也也是近的;有人挂念确实是这个样子,他们咬死了是苏弘文喝多了挑衅在先,然后把他给打了,只要不打出个好歹来,苏弘文这堂堂的市医院医生还能把这事闹得多大?闹大了他脸上也不好看,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最后肯定也是不了了之的结果。

但事情却没按照孙蕾所想的发展,烤串、酒上来后他们就开始灌苏弘文喝酒,可惜的是苏弘文说什么都不喝,他也确实喝不了,如果劝酒的换成一些酒场老油条的话,几句话就能说得苏弘文感觉这酒要不喝就对不起全世界人民似的,可惜的是孙蕾这些青涩的大学生那会劝什么酒,他们的社会阅历跟苏弘文比可差多了,一劝酒就被苏弘文三言两语给打发了,弄得孙蕾等人感觉在劝下去自己就对不起全世界人民了。

这情况让孙蕾等人这个郁闷,孙蕾看了看自己找来的这些男生,冲他们眨眼示意他们赶紧想办法让苏弘文喝酒,可就在这功夫旁边突然传来一阵骂人的声音。

苏弘文等人扭头看去,就看到一个老者站在一张烧烤桌前,一个年纪在二十五六的年轻人指着那老者的鼻子尖道:“老不死的你他妈的把老子的钱还给我。”

那老者是个乞丐,年纪得有六十多了,头发花白,满脸的皱纹,身材消瘦还佝偻个腰,穿着个脏兮兮的老式蓝布衬衣,手里拿着个分不清楚什么颜色的铁缸子,里边有一些好心人给的钱。

这老者刚才也来苏弘文他们这桌了,苏弘文等人看他可怜便每人给了一些钱,还给他一些烤串吃,看到他千恩万谢的走了,当时苏弘文等人心里都很不是滋味,这么大年纪还出来乞讨肯定是家里生活不下去了,不然但凡能吃上饭这老者也不会出来乞讨。

苏弘文当时也想多帮助一下这老者,可他现在也能力有限,手里的钱是不少,可这些钱是准备用来购买炼钢厂的,这是他日后发展的必经之路,轻易也没办法动,但就算把这些钱拿出来又能帮助几个这样的老者?帮了这个,还有千千万万跟这老者一样的人,他都能帮得了吗?显然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苏弘文却想着等自己以后有钱了不如也弄个慈善基金帮助一下老者这样的乞讨者。

现在只能多给一些钱,让这老者能生活得好点吧,所以苏弘文是给得最多的,几乎把兜里的现金都给这老者了,他身上带的不多,但也有一千多快,那会老板正好上菜,看到苏弘文一下给这么多钱,等那老者走后便道:“你给他那么多干嘛?这老头有了钱就去"zhaoxiaojie"了,你当他是什么好玩意?”

苏弘文笑笑没说什么,不管老板说的是真是假,他只是感觉这老者可怜,能多帮一下就帮一下吧。

老板这句话也被不远处那小伙子听到了,也就是正跟老者发生冲突的那年轻人,他似乎心情不好,看到老者过来乞讨时想也不想掏出十块钱就仍给了他,正挥手让这老者走的时候,正巧听到了老板的话,于是年轻人一下急了。

老者被他这一骂当时就傻了,呆愣愣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年轻人突然伸手“啪”的一声抽了老者一个耳光,嘴里骂道:“你他妈的聋了吗?把老子的钱还给我。”

老者似乎被这一下打的蒙了,连被打的半边脸都没捂,就那么呆呆的看着眼前这因为十块钱而暴起伤人的年轻人。

看这老者不想给钱,年轻人一脚把他踹倒在地,嘴里骂道:“草泥马的,把钱给我,不然老子打死你。”说完他上去就狠踹了几脚。

旁边一个大哥看不下去了,你说你一个年轻人因为十块钱打那老头何必那?他都那么大岁数了,打出个好歹可怎么办,于是这大哥赶紧站起来把年轻人拉开道:“小伙子算了,他那么大年纪了你难为他干什么?”

年轻人不想善罢甘求,一脚又踹到那老者的腿上嘴里继续骂道:“快把钱给我,不然老子打死你。”

老者这会似乎清醒过来,吓得浑身颤抖,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拿出十块钱递给那年轻人。

那大哥看老者都还钱了,想必这小伙子不会在动手了,便松开了手,谁想那年轻人接过钱后又一个嘴巴抽道老者的脸上,怒骂道:“以后别他妈的让我看到你,不然我打死你。”

老者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了钱他还打自己,一下又愣在那里。年轻人看他不走,上去又是“啪啪”两个耳光,正当他挥手又要打的时候苏弘文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蹭的站起来几步跑过去一把攥住他的手道:“你够了没有?”

年轻人用力想抽出自己的手看抽不出来立刻骂道:“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滚一边去,小心老子连你一块打。”

苏弘文冷笑一声道:“你又算什么东西?年纪轻轻就知道欺负老头,你没爹妈吗?要是你爹妈被人这么打你乐意吗?”

“你是他儿子呗?傻逼。”年轻人是不甘示弱。

在这时候跟年轻人一桌的四五个人也站了起来,手里拎起酒瓶子就围了过来,其中一个剔着个平头脖子上带着个大粗金链子的男子道:“你他妈的赶紧滚蛋,别找不自在,再敢废话老子让你见见血。”

刚才老者被打的时候孙蕾找来的这些男生就看不过去了,想过去阻止那小子打人,可先是出来一大哥,随即苏弘文又过去了,这会看到跟那打人小子一伙的几个人把拎着酒瓶子把苏弘文围住了,这几个二十出头的男生可就坐不住了,可刚要起来孙蕾道:“坐着别动,他们打了苏弘文那混蛋更好,省得我们动手了。”

听到孙蕾的话这七八个男生便没动。

三鲜火锅底料的做法
豪雅表维修报价
安防监控芯片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