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新河洛传鬼力之争身

2019-01-12 16:16:5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新河洛传 鬼力之争

亿万骨渣从地面浮起,飞向万尸王。万尸王脚下深渊,通往大铁围星一十八层地狱,鬼哭神号,无边邪祟之气在那星球上掀起巨浪,无数块漂浮的巨石在空中被紫黑色气息化为齑粉。

机械城市一眼望不到边,却在最表面的一层划分出无数城区,可见一些机械童子,怪诞娃娃在那里玩耍。

有一个机械娃娃,和它的妹妹,在堆积如山的机械中走着,它正要进入一个半径几十米的机器巨人的脑袋里,进行一番探险,却突然感受到了空气涌动,随着它抬起头,头上雄浑旋转的空间巨洞传来霹雳声声。此情此景让只有低级智能的机械娃娃,好奇和震撼。

骨渣上开始出现一个个符号,竟是梵文文字。

星残宽容一点和阴阳各自带着夜宝和米玛躲开崩塌的碎片,落到一旁。星残忍不住涌出一口浓血,他望了望无数碎片上雕刻的文字“是佛经!是佛学经文的大合集”

星残皱着眉头,直盯向万尸王。“这老魔,莫非要用阿鼻道之恶,黑化佛学经文,以此恶力,逆天称雄?”

“啪啪啪啪”骨骼一片片贴到万尸王的身上,原本金光闪闪的梵文立刻紫黑下来,

喷出缭绕魔气。魔气逐渐将万尸王包围在中,传来响彻天空的恶鬼之声。

“老魔”阴阳大声呵斥道“蔑视三千正法,狂妄之至!”

无数的碎渣逐渐成为半由旬的邪恶身躯,已达四天王天人之巨。万尸王以恶力筑成天人之躯,正要以此与黑逝决一死战。

在阴风怒号之中,黑逝抬头看了看天上无边星光,眼神中流出一丝悲悯。“黑暗和光有时是敌人有时也是朋友。永远都是世界一分为二的存在,但是,有时为了各自的特质,又不得不将对方毁灭。这是生命的进一步的完美,还是残缺?”

浓黑邪气渐渐散去,巨人化的万尸王抬起头“世法无我,何用你悲悯……今日以三凶之鬼力,破败你于地狱,我便积累万恶万业成尊”说完一声鬼嚎,鬼气滚滚,风云色变。凌厉鬼气若万毒万枯,吞噬一切生气“看我万尸业海,淹没那三千世界”

“众生执迷,陷落于颠倒世界……”黑逝说道“一念成恶,一念成善。鬼气强弱不在业力大小……”

他不再多说,一身鬼气起起伏伏,蓄势待发。双方鬼力各自高涨,一者冤念冲天,昏天黑地,一者杀意肃穆,万籁俱寂。尸王和杀手的对决,乒乒乓乓,轰轰裂裂的爆炸震人心魂。

俩方气势若俩条黑色凶龙,相互嘶咬,激烈碰撞,一时难分高下。

幽骨和血魂正从神庙脱出,看到这一场激战。

“可恨的鬼中名捕!”血魂忍住体内的伤痛,握紧一拳“主人多年的心血计划……”

“我们走吧。”幽骨说道“去主人让我们去的地方,等他。”

二人相互搀扶,蹒跚中一步步走远。

“黑逝”万尸王说道“一招定生死,不用等了,出最后一招吧。”

“也好!”黑逝沉默了片刻说道

万尸王猛地抖动起数十丈的巨大身躯,从身上抖出一张张万阴符纸,化出无数白衣厉鬼,在天空中密密麻麻,如同蜂群一般。万鬼同悲,泪气哭天动地。

“这是我多年参悟的血魔天,共有十八重,每一重凌厉程度堪称一层地狱。今天我就施展第十八重……”

天边飞舞的白衣厉鬼,突然同时变为红色血肉。血肉和白骨在半空中由鬼力凝聚成海,巨浪遮天,犹如化为一层魔天,冲黑逝扑面而去。

在那红色血海魔天将要来临之时,天上星辰忽忽闪闪,在夜幕映衬中投射光线划落到地平线。

星残看了一下,说道“浩瀚星海,黑逝大人的体技之一”他边说边咳嗽了一下。

所有的光线从地上沿弧线滑到黑逝手上,浓缩成一个小小的星辰图样。

看到那一个小小的光点,万尸王哈哈大笑“这大概就是境界的不同吧,也罢,今天即便老夫死在此地,也可以瞑目了。”

黑逝将那光球弹向扑天血海,球体在红色的浓血间升起一线光芒,扩散中变成万丈豪光,

光芒刺穿了那浓稠的血海,照射的万尸王肉身之上。

巨大的爆炸在地表蔓延开来,光芒向四面扩展,肆无忌惮的将黑暗照亮。

光亮慢慢吞噬了骨头…“果然人如其名,黑逝”万尸王在光芒中微微一笑,化为尘埃。

爆炸过为剧烈,将地狱的裂口又撕裂许多。这时星残因为一时的意识迷糊,无意间,夜宝从他手中划落,他却全然不知。等到光芒散尽,黑逝微微叹息后,却发现刚才的年轻人早已掉进那地狱的万丈深渊

夜宝全无意念的状态下向下滑落,只能感觉到眼皮发沉,睡意一点点的浓烈起来。心里不自然的浮现了一张张熟悉的脸,文夕,萧然冰,歪头,龙灵,龙龟仙人……每一张脸都让他觉得亲切又遥远。

一共十八层地狱:“光就居、居虚倅略、桑居都、楼、房卒、草乌卑次、都卢难旦、不卢半呼、乌竟都、泥卢都、乌略、乌满、乌藉、乌呼、须健居、末都干直呼、区通途、陈莫”(地狱梵语名)

就在其中的混元一气里向下坠落,坠落。落进了这神秘的地狱之星——大铁围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长时间,也不知到底是坠落在了第几层,他停了下来。

在这一层靠近夜宝的地方,关押着一个犯人,它察觉了异响。微微用鼻子嗅了嗅“这些鬼们越来越蔑视本王,居然将一个凡人关押在本王的地盘。想必是看他气若游丝,活不过片刻。哼,本王不让他们如意。”犯人微微用了法力,夜宝的身体就如沐春风,虽然没有痊愈,但已不至于危害性命。

“小鬼,你犯了什么罪孽?”那声每个人都会有烦恼音说道

沈阳化粪池清掏
收藏礼品zglpdqw
手串怎么戴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