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全能战神第0953章冥家现状

2018-12-07 19:47: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全能战神 第0953章:冥家现状

一番商议之后,冥禹与冥芸便是朝着栖燕之地的那一处空间传送通道行去,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显得自然而然,而冥道则是隐匿在远处,他时刻关注着冥芸与冥禹两人,若是魂家之人敢动手的话,那么他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内冲出去,就算是拼着身份暴露他也会将魂家之人给斩杀掉。(..)

此时,魂玄与魂蔚正在那传送通道之外看守着,这一次魂家无故折损十八名神尊,这种损失不可谓不大,之前在面对魂家长老一脉的大长老之时,他们也清晰地感觉到大长老心的怒火。而后魂千行安排他们两人前来彻查此事,要让他们弄清楚究竟魂沅等人是如何陨落掉的,这可就有些为难这两兄弟了,虽然他们知道在那物质位面之一定有着什么可怕的东西,可两人实在是没有那个胆量前往那物质位面去调查什么。

就在魂玄与魂蔚感到无奈之时,两人的眉头突然紧皱了起来,同一时间便朝着远处望去。此时,两道破空声传了出来,下一刻,冥芸与冥禹的身影显现在了魂玄与魂蔚的眼。当看见这好似凭空一般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两人后,魂玄与魂蔚的神色顿时显得凝重无比。他们时刻都将自身的神识释放在外,周围若是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话,绝对逃不出两人的感应,可是这突然出现的两人却是眼睁睁的在他们的感应之下出现了,而且他们事先对此竟然一点感应都没有,这可让魂玄与魂蔚错愕不已了。

感受到魂玄与魂蔚正一脸警惕地望着自己两人后,冥芸与冥禹亦是皱起了眉头,下一刻,冥禹瞅着魂玄与魂蔚说道:“两位,我与舍妹乃是青元位面之人,此次受族内之托,前来众神之墓历练,不知两位是?”

说着冥禹带着一副疑惑的神色凝望着魂玄与魂蔚,其身旁的冥芸则是淡然地笑着。

听到冥禹这话后,魂玄与魂蔚相视一看,心不由得疑惑起来,青元位面?这个位面极为的偏远,就算是魂家之人,对此也了解不多。

下一刻,魂蔚一步上前,冲着冥禹与冥芸喝道:“两位既然是青元位面之人,那么便不是外人,还请下来一叙吧!”冥禹与冥芸对视了一眼,接着两人毫不犹豫地便是从空飞身而下。

“两位既然是青元位面的人,不知道青元老人是两位的什么人?”魂蔚上下打量着冥禹与冥芸。

“青元老人乃是我与哥哥的师父,怎么?两位难道也认识师父他老人家不成?”冥芸笑着回应道,他们之所以选择说自己是来自于青元位面的修者,一来是因为青元位面地处偏远,魂家之人对此了解不多,二来便是因为他们对青元位面极为熟悉,因为青元老人与冥家的一些高层可是有着不菲的交情的,当然了,魂家之人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哦?青元老人是你们的师父?”魂玄微微一愣,青元老人也是神帝境的强者,一人坐镇整个青元位面,也算得上是一方豪强了,不过按照魂家搜集来的消息看,青元老人对世事并不是很关心,几乎从来都不参加什么争斗的,怎么这一次会派人前来众神之墓了?

“没错!难道阁下不信?我师父虽然不喜争斗,但他的大名想必阁下还是听说过吧?”魂蔚扬了扬头,一副颇为自得的样子。他这一副模样落到魂玄与魂蔚的眼,非但没有引起两人的丝毫不是,反而使得两人对他们身份的怀疑降低了不少。

“青元神帝的大名我们自然是听过,在下魂蔚,这位是我兄弟魂玄,不知两位是?”魂蔚顿了顿后,对着冥禹与冥芸拱了拱手问道。

“魂蔚?魂玄?难道两人是冥魂界魂家之人?”冥禹摆出一副吃惊的样子,脸上的错愕之意更是溢于言表。

听闻这话后,魂玄与魂蔚点了点头,接着挺了挺身子,这模样就与刚刚冥禹在提及到青元神帝时候的样子差之不多。冥魂界,那可是一方至高位面,其辖下掌管着无数普通位面,就连青元位面也是隶属于冥魂界的管辖之下。

“原来两位竟然是魂家之人,真是失礼,还请两位不要见怪,我叫青禹,这位是舍妹青芸,刚刚是在是多有得罪,还请两位勿要怪罪啊!”说着冥禹对着魂玄与魂蔚歉意地笑了笑,魂家可是冥魂界的超级家族,其族内神帝境的超级强者就有好几位,可不是其势力所能比拟的了的。

“放心吧,我们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对了,青禹兄弟,你们两人怎么到此处来了?”魂蔚笑着说。

“这一次师父花费了一番功夫,将我与师妹送到这众神之墓来,说是让我们来历练。其实我与师妹都很清楚变形缝厂家
,师父他老人家是想要我二人来参加纪元大战!”冥禹叹了叹说道。

“恩?难道青禹兄弟不想参加纪元大战?”魂玄诧异地看着冥禹问道,他们自然感应得出来,眼前的这一对师兄妹,实力都不弱,都有着神尊境的实力,这样的实力最适合的就是来参加纪元大战了。可是看青禹的模样,似乎并不想来众神之墓一样。

“我哥哥性随师父,一向不喜争斗,自然是不愿来参加那什么纪元大战了。但师命难违,我们也只能听从师父的安排来到众神之墓了。”冥芸无奈回应道,说这话的时候其神色之似乎还带着一点无奈与委屈的样子。

见状,魂玄与魂蔚都点了点头,虽然现在两人对冥禹与冥芸还是有些怀疑,但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浓重了。

“青禹兄,你与你师妹是如何将自身气息收敛起来的?在你们靠近这里之前,我们竟然丝毫没有察觉?”魂蔚盯着冥芸与冥禹看了看,接着说出了自己心目的疑惑来。

闻言,冥禹淡然一笑,接着回应道:“魂蔚兄,我们修炼的战技有些特殊,如果我们特意将自身气息收敛起来的话,同阶之鲜有人能够发现我们的存在。这一点,就跟冥魂界冥家之人的隐匿之道有些类似。当然了,我们这点微末之技却是不敢与冥家之人相提并论!”

听到冥禹这般一解释后,魂蔚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两位的身法隐匿之术的确是厉害,就算是与冥家之人相比,也不遑多让了,青禹兄倒是不必这般妄自菲薄!”

“魂蔚兄说笑了,我们一个小小的青元位面,又岂敢与冥家之人相提并论呢!”冥禹尴尬地笑了笑,他的表现显得极为自然,无论是对于魂家还是冥家,他都表现出了足够多大遵从,毕竟这两大家族可是冥魂界的两座泰山。

此时,魂玄突然灵机一动,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来,盯着冥禹与冥芸的目光顿时变得灼热了起来,他的这般表情可是将冥禹与冥芸给震惊了住。

“魂蔚大哥,青禹兄与青芸小姐在气息的收敛隐匿之上竟然有着这般造诣,同阶之鲜有人能够发现他们踪迹。”魂玄望着魂蔚提醒到,那一双眸子之闪动着耀眼的精光,似乎是在告诉魂蔚一些什么一样。

在承接到魂玄的目光之后,魂蔚顿时就反应了过来,原本平静无比的面色此时也是挂满了兴奋的色彩,魂蔚自然明白魂玄的话之意,盯着冥禹与冥芸连忙说道:“青禹兄,眼下我们有一要紧之事在身,不知道青禹兄可否伸出援手?”

听到魂蔚这话后,青禹顿住了,脸色之充斥这一抹怪异的色彩。

“青禹兄,我知道这对于两位来说有点唐突,不过此事若是交由到两位的手的话,那么一定会很轻松的就完成的。若是两位肯帮我们的话,我们一定有重谢!”说着魂蔚对着冥禹拱了拱手,眼神之殷切不已芝麻白花岗岩
,似乎极为希望青禹答应下这事情来。

“魂蔚兄,连你与魂玄兄都的搞不定的事情,我跟师妹怕是也无能为力的。”青禹婉言拒绝到,他们对魂玄与魂蔚根本就不了解,若是一口就答应下来的话,未免也显得太过失常了,两人既然要取得魂玄与魂蔚的信任,那么就必须得将一切都演得天衣无缝。

“青禹兄,我们都属于冥魂界一方,没必要这么生疏。况且此事并不是要兄弟你去打打杀杀什么的,我们只是想要让你前去查探一点事情而已,以两位对气息收敛的那么厉害的情形来看,这点小事应该算不得什么吧?”青禹略显急切地说道,自从被魂千行派遣出来查探魂沅等人陨落的原因之后,两人就一直都被苦恼缠绕着,但他们实在是没有那个胆量进入到那物质位面之。

让魂玄与魂蔚欣喜不已的是,就在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事情的时候,冥禹与冥芸出现了,而且更为让人感到兴奋的是,这两人在隐匿方面有着极强的能耐,这样的话,那么由他们进入到物质位面去查探一些消息,就显得极为合适不过了。

此时,冥禹陷入到了沉思之,看得出来,他此刻竟然是在认真的思索着,愣了半天后,青禹方才开口道:“魂蔚兄,到底什么事情让你们二位都感到这般棘手?”

一听冥禹这话,魂玄与魂蔚顿时笑逐颜开起来,冥禹这般说,那么便是有戏了,只要不让他们两人进入到物质位面之去,那么一切都好商量。紧随着,魂玄便将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给冥禹与冥芸讲述了一遍,当然了,这其魂蔚也做了一些改变,他可不敢如实告诉给冥禹什么,若是让其知道了此次要去的查探的地方那般恐怖的话,冥禹一定不会同意的。

“恩?还有这等离奇之事?”青禹疑惑地道了一句,继而将目光投递到冥芸的身上。见此一幕,冥芸蹙眉了一下,接着说道:“师兄!你不是一向都很喜欢冒险的吗?既然有这样一个好地方,不如我们一起前去看看吧!只要那物质位面之没有神帝境的强者,那我们便可高枕无忧了。”

“既然师妹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去那物质位面看看好了。若是能够查探出魂家的那些修者究竟是如何陨落的话,我们一定会如实告诉给魂蔚兄你们的!”冥禹笑着道了一句,继而将目光凝聚到魂蔚的身上。

见冥禹答应下来,魂蔚的面色顿时被兴奋所占据,盯着冥禹连忙说道:“青禹兄!那物质位面之恐怕有些小危险,你们两人此番前去,定要小心谨慎啊!若是遇到什么阻碍,万不可与之硬扛,直接退出来即可!”

“青禹兄,你就放心好了,以我与师妹的能耐,除非是神帝境的超级强者出手,否则逃离掉还是没多大问题的。”

“哈哈!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有青禹兄帮助,此事定然极为轻易地就能完成了。这样的话,两位稍事准备一下便动身吧。我们两兄弟就在这里等待你们的好消息!”魂蔚一副如释重负的说道,能这般轻易的就找到两人为他们去查探消息,这在魂蔚与魂玄看来,可是极为幸运的一件事。

“禹哥,我总感觉这两个家伙似乎并没有按什么好心啊!”冥芸对着冥禹传音说道。

“没安好心也没办法了,按照道叔所说,我们冥家在众神之墓的旁支族人就在那空间传传动通道的另外一边,我们此番过去是为了找寻族人,其内就算有什么强大之辈存在,应该不会过于为难你我才是。”

听到冥禹这般回应之后,冥芸的心里才稍稍安定了一些。

这之后,冥禹与冥芸直接展开身子朝着前方那一处空间传送通道飞了去,两道光影一阵掠闪之后,接着便消失在了魂玄与魂蔚的视线之。

待得冥禹与冥芸进入到传送通道之后,魂玄的面色顿时一沉,盯着魂蔚说道:“魂蔚大哥,你有没有觉得这两人有点钱奇怪?”

“奇怪?”魂蔚微微一愣,“有什么好奇怪的洗筐机
?我看老弟你是警惕过头了,刚刚你也看见了,这两人在在得知你我的身份后,表现出来的遵从之态像是装出来的吗?而且仅从两人愿意为我们前去查探消息这一点来看,我们就不该去怀疑他们什么。希望他们两人能够找到我们魂家之人陨落的原因吧,不然的话,我们回去后可怎么给魂千行那家伙交代啊?”

听到魂蔚这话后,魂玄也将心的怀疑收了起来。

远处,冥道在看见冥禹与冥芸进入到了那空间传送通道后,神色也是稍稍松缓了一些,他可是极为担心冥禹与冥芸会被魂家之人给识破,一旦那样的话,那么就只能公开身份与魂家之人大战一场了。好在事情出奇的顺利,冥禹与冥芸不仅得到了魂玄与魂蔚的信任,而且还进入到了那物质位面之。

“希望芸儿与小禹能够在那里找到我们的族人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他们好了,也不知道那通道的另外一边有没有危险?”冥道的脸颊之上布满了担忧的神色,魂玄与魂蔚也是神尊境的修者,他们竟然没有选择自己进入那物质位面,那么便说明其定是有着什么东西让神尊都感到极为忌惮,不然的话,魂玄与魂蔚也不会让冥禹与冥芸进入到传送通道之去了。

一想到这些,冥道心的担忧之意就更为浓烈了一些,他可不希望冥禹与冥芸在众神之墓出现什么意外,若是那样的话,他可就有负冥家高层的托付了。

经过传送通道的传送之后,冥禹与冥芸直接来到了七绝秘境,刚一出现在这里,两人便连忙将自身的气息给收敛了起来。从魂玄与魂蔚之前的模样就能看得出来,两人对他们现在所在这一片时空似乎极为的忌惮,能让两个神尊都止步不前的地方,那么一定是危险重重了。冥禹与冥芸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而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损失。

“禹哥,我们到底怎么才能找到我们的族人呢?我们没有经过血脉的觉醒之力,根本就感应不到那旁支族人之所在。”冥芸略显无奈地盯着冥禹问道。

此时,冥禹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见冥芸的话语一样,他的目光在七绝秘境的这一方天地之间游荡了起来。因为此前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战斗,那一战,可是使得魂家陨落掉了足足十八个神尊,即便战斗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但战斗留下来的痕迹去不是短时间内就可能抹灭得掉的。

看见冥禹这般一副认真的样子,冥芸也是朝着在四周看了看,这一看,冥芸的眉头顿时就紧皱了起来。两人都感受到了,此刻在这一方天地之间,充斥着一些奇妙的力量,虽然零零散散,但却的并不妨碍冥禹与冥芸两人对其的猜想。

“难怪魂玄与魂蔚不敢来这里,原来在这一方天地之间竟然还发生过这般剧烈的战斗。战斗的双方至少都是神尊,而且我能感觉到,这一战似乎还陨落了不少神尊。”冥禹一脸凝重地说道,之前两人本就谨慎不已,现在再一感受到周围的情形后,两人的面色顿时显得更为凝重起来。

就在冥禹与冥芸四下打量之际,一道光影突然划破虚空,继而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来人是一男子,面目清秀,看上去显得极为青年,看青年这架势,似乎直接便是朝着他们两人飞驰而来,这可让冥禹与冥芸感到极为震惊,他们可是将自身的气息收敛得极为彻底,竟然还是被人给察觉了,这就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两位贸然到我战神大陆来,不知所为何?”燕飞淡然地笑了笑,接着盯着冥禹与冥芸问道。

听到燕飞的询问之后,冥禹看了一眼冥芸,接着回应道:“阁下何人?我与师妹到此而来,不过是为了游历而来。”

“哈哈!游历?好一个游历啊!众神之墓那么大你们不去游历,为何偏偏来我战神大陆?不知道两位又是魂家什么人呢?难道之前陨落了十八个神尊还不够吗?”燕飞笑容微一收敛,继而冷厉地盯着冥禹与冥芸看着。刚刚他一察觉到七绝秘境的动静之后,直接便是飞身而来。

就在燕飞说出这话后,一道道破空声相继传出,阳钰等十个神尊境的修者此时也是飞身到了燕飞的身后。

感受到阳钰等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之后,冥禹与冥芸的脸上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魂蔚那家伙不是说的是陨落了一个神尊,十七个神皇吗?”冥禹疑惑地嘀咕了一句。

燕飞在听到冥禹这话后,眼闪过一抹狠厉,既然冥禹都这般说了,那么自然也就承认了他与魂家的关系了。下一刻,燕飞身上的气势轰然爆发开来,一抹凛然的杀意从燕飞的身体腾飞而起。

“这么说来,你们两人都是魂家之人了吧!”燕飞冷冷道了一句,手直接撩起一道鸿蒙之力,看这架势竟然是要动手的意思。

“慢着!”就在燕飞要动手之际,冥芸直接飞身到半空之上,接着喝道:“阁下事情都没有弄清楚难道就要向我们动手,这样毛毛糙糙不好吧?我们可不是什么魂家之人,若是非要让我与魂家摊上的什么关系的话,那么也只能是血海深仇了!”

听到冥芸如此一说,燕飞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顿时收敛了一些,接着饶有意味地盯着冥芸说道:“既然你们不是魂家之人,那么你们又是什么身份?还有,你们到我战神大陆来干什么?”

“这位朋友,看你对魂家之人的态度,似乎与其也有着大仇一样。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便不是你的敌人,而是你的盟友。我叫冥禹,这是我妹妹冥芸,我们都是冥魂界冥家之人!”冥禹沉思了小片刻,终于是下定决心来,既然要取得眼前之人的信任,那么他们就得拿出足够的诚心来。

“恩?冥家?”燕飞微微一顿,对于冥家他又岂会不清楚呢?“阴老,这两人你可认识?”燕飞转而看向阴钰,怎么说,阴钰也是在冥魂界待过的人。

“公子,我在冥魂界的,隶属于魂家之人,当初我实力还很弱小,但却能接触到一些魂家的神尊,也算是运气很好了。至于冥家之人,我就不甚清楚了。”阴钰回应到。

阴钰如此一说,燕飞的眉头顿时微微皱了起来,如果不能确定眼前这两人身份的话,那么他是如何也不会选择相信这两人的话的。

“阁下莫非是在怀疑我们两人的身份不成?”冥禹望着燕飞问道。

“没错,我是在怀疑你们的身份,冥家的人一直都未出现在众神之墓,怎么现在突然就来了?而且还跑到战神大陆来,你们这样,我不得不怀疑。”燕飞淡淡地说。

听闻这话后,冥禹与冥芸互相看了看,此时,两人的面色之充斥着一抹无奈,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如何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

“我们也不能证明自己就是冥家之人,若是阁下还是不相信的话,那就动手好了!只是杀了我们,恐怕最终得意的会是魂家之人!我冥家在冥魂界本就处境艰难,没想到来到众神之墓,也差之不多啊!”冥禹一脸无奈的感叹道。

“禹哥,这人蛮不讲理,我们与他说那么多干嘛?等找到我们冥家的旁支族人之后,我们就离开这里。”冥芸鄙夷地看了看燕飞,似乎燕飞对于他们的怀疑使得她极为不满一样。

“恩?”见冥芸那般眼神盯着自己,燕飞也是始料未及,什么时候他竟然成了一个蛮不讲理的人了?

“哼!你这小女娃倒是说的一口风凉话,这里是战神大陆,你以为你是想来就来,想找人就找人?”阳钰冷冷哼了一声,冥芸说的很简单,似乎战神大陆是他们家的一样。

听到阳钰这话后,冥芸面色一沉,正待回应之际,一旁的冥禹却是连忙制止住了她。冥禹看得出来,若是任由冥芸这般下去的话,他们与这里的修者一定会的发展到交手的那一幕,这可不是冥禹希望看到的。

“诸位还请听我一言,我冥禹以灵魂起誓,我乃是冥家之人,若此话有假,那我的灵魂将会永堕无底深渊。”说完这话后,冥禹将目光看向了燕飞等人,可是让冥禹始料未及的是,燕飞等人在听到他的灵魂起誓后,竟然表现的极为淡然,这可让冥禹纳闷了,心暗叹道,难道这下家伙根本就不关心他们是不是冥家之人吗?

“主人!我可以作证,魂家之并没有这两个神尊!”

就在燕飞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魂衍突然开口了。听到魂衍这话后,燕飞也是稍稍放心了一些,接着望向冥禹与冥芸说道:“如果你们不是魂家之人话,那就跟我来好了!”

说着,燕飞便是带着一大群人朝着七绝秘境之外飞了去,冥禹与冥芸相视看了看,接着两人便朝着燕飞等人紧追了上去。

不一会儿时间,冥禹与冥芸便是随同燕飞来到了飞盟之。此时,在飞盟的议事大殿内,阳钰等十个神尊位列在一旁,另外一边则是坐着冥禹与冥芸。

“冥禹与冥芸是吧?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们来战神大陆的真正目的了吧?”燕飞端坐在主位之上,接着对冥禹与冥芸问道。

听到燕飞这话后,冥芸的脸色微微诧异了一下,看着燕飞道:“怎么?现在你相信我们是冥家之人?”

听到冥芸言语之呛人味道,燕飞淡然笑了笑,说道:“两位如果是魂家之人的话,刚刚的也就不会跟随我们回来了。空间传送通道当时就在你们的身后,你们完全有时间撤离去。”

“恩?难道阁下不是因为我灵魂起誓而对我们的身份进行肯定的?”冥禹诧异地望着燕飞问道,他还以为燕飞是因为他之前进行了灵魂起誓而选择相信他们的。

燕飞摇了摇头,说道:“魂家之人在灵魂方面有着极为高的成就,若是仅凭一个灵魂起誓的话,是断然不可能让我相信你们的。”

闻言,冥禹这才点了点头,他倒是忽略了这一点,是说当时他在灵魂起誓后,燕飞等人竟然对他的举止表现极为淡然。

“诸位,此番我们来战神大陆的确是为了找寻我冥家旁支一脉的族人而来!希望找到他们,能够有一落脚之地,不过看这情形,似乎诸位都不太欢迎我们啊!”冥禹笑了笑说道,来到众神之墓后,他所感受到的便是浓浓的敌意。

“恩?找你们的旁支族人?”燕飞微微顿了顿问道。

“没错!你们也发现了,眼下纪元大战开启在即,可是我们冥家之人却是迟迟没有现身在众神之墓,这是为何?”说到这里,冥禹的目光在燕飞等人的身上扫过。

燕飞虽然也曾猜想过冥家之人为何没有出现在众神字幕,可是结果却是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解释这一切。毕竟冥家在冥魂界那可是与魂家有着相提并论的超级势力之一,按理来说,冥家的人马早就应该抵达到了众神之墓才是。

见燕飞等人没有回应的意思,冥禹继续说道:“既然诸位与魂家之人乃是独立的,那么有些事我也不想隐瞒大家,我冥家之所以没有派遣人来众神之墓,那是因为魂家对我冥家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我冥家甚至还因此陨落掉了一神帝强者!眼下在众神之墓自顾无暇,哪里还有心力派遣出强者进入到众神之墓呢?此番我与芸儿妹妹在道叔的带领下来到众神之墓,为的便是逃过魂家之人的迫害,因为族内的高层有预感,魂家恐怖会全面对我们冥家动手了,到时候,那就是灭族之战。”

说到这里,冥禹的声音都变得沙哑了不少,一旁的冥芸此时也是一副怜动之神色......请访问::.feisuz.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