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霸天刀客 第580章 欺负人

2018-11-09 17:57:1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霸天刀客 第580章 欺负人

人人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以便随时阅读《霸天刀客》最新章节...

展破魂说:“我通过一个人,大致了解过有关易容的方方面面。看过他的动作后,我便知道这个人一定不是原来的人。后来我偷偷的问过关钦德,知道了关钦才的脚并不大。”

“你当时为什么不马上动手?”

展破魂说:“因为有更要紧的事。再说了,我也想看看这个家伙能闹出什么事来。”

关奉备问道:“请教钦差大人、林大人,这个盛克来应该如何处置?他可是幕后元凶!”

林定山看展破魂,看展破魂的想法怎么样。林山魂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石家。石家的石像吃了那么大的亏,石淑慧已经知道缘由。因为石家到现在还在找和展破魂结仇的人,只是一时间没有查到自己的头上。林山魂清楚,完全是为了石淑慧石家才会有了春日、峰一败。现在?秦家会不会受到牵连?

毫无顾忌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展破魂一点也没有考虑后果。展破魂说道:“如果没有假的关钦才,只考虑盛克来一个人就可以。现在不同。”

“有什么不同?”林定山问道:“只不过是一个盛家的人罢了。”

“没有家主的允许,他会来这里帮盛克来?家主是一家之主,一家的代表。既然他已经做出了选择,当然要为他的选择付出代价。”

“你要处理盛家?”

“盛家必须要灭,不然关家军这里没办法交代。”

林定山暗道:“好果断的心思!”

五老在不远处挥挥手,展破魂知道五老有事。

“关钦德将军,我会安排我的人跟在你的队伍里,护送你们到豌豆角城。等我和九王爷谈妥,你们再独自出发。”

关奉备有些不悦。“钦差大人,自保的能力我们还是有的。如何回豌豆角城,还请钦差大人不必挂心。”

“关家军现在还有大武者吗?”

“关家军有什么、没什么都是关家军!”

“倔,分时间分地点会有不同的评价。关奉备,以后做人做事连带着说话,都活分点儿,别傻了吧唧似的。林大人!事情就这么定了,我还有事!后会有期!”

展破魂教训完关奉备,再和林定山告辞,去了五老那里。

“五老,什么事?”

“盛源死了。”

“死了?”展破魂第一时间想要骂娘,旋即冷静下来问道:“谁看着的?”

“洪起。”

“他自己?”

“是。”

展破魂不相信是洪起下的手。“应该不是洪起。若是说起嫌疑,展四的嫌疑最大。”

“往往一件没有头绪的事情,嫌疑最大的反而不是。”

“最没有嫌疑的才是……谁是最没有嫌疑的?好像我是最没有嫌疑的人。”展破魂嘿哈哈的指着自己乐。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五老也和展破魂一样,怒极而笑。

盛源被关押在柴房,和他嘴里说过的关钦然一样。不过他已经死了,那么关钦然呢?

五老检查盛源的伤口,展破魂问洪起:“你送他来之前还有谁见过他?路上也算。”

“没有任何人,只有我和展四还有关家军的一小队人。”

“之后呢?”

“关进柴房后我守在门外,一步未离。也没曾有人来过。”

展破魂再问:“展四呢?”

“走了,不知道去哪里,也没和我说。”

“就这么样?”

“是的,主上。”

展破魂自语说道:“手段高明。”随即和洪起说道:“没事了,你去找段祁天,带着他们去找关奉备,然后去和城外的关家军汇合。你们的任务是护送他们回到豌豆角城。我或许会提前去,你们在豌豆角城等我。”

“是,主上。”

洪起走后,五老说道:“看过他的伤口,出手的人没有对自己做过任何的修饰。我也听到了洪起的话。根据他的话可以判断,动手的人没有使用源力,应该是非常简单的一剑刺入。”

“五老,那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太简单了,你看这地下。”五老到屋子的中间,用脚跺两下,发出空空的声音。

“地道?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展破魂走过去,发力一脚踏下,遮挡地道入口的石板被踩碎,正好露出可以容纳一个人进出的入口。

“开始的时候我也纳闷,不会有人未卜先知。不过好像来的人知道人是被关押在这里。后来我想明白了,原因只能是巧合。”

“巧合?”

“唯一的原因就是入口就在这间屋子里,而洪起恰巧被关进来,完全的巧合。”五老拿过油灯点燃,向地道入口里丢。下落的油灯照亮了里面,展破魂看到有清晰的脚印留下。能在地面上留下清晰的脚印,只能是布满灰尘的地方。只要一个地方全是灰尘,那么一定说明这个地方很久很久都没有人来过。

“还真他娘的是。哎……不过他们的动作够快。我们这边刚动手,他们就有了反应。”

“怎么来的说清楚了,这个人怎么死的能说清楚的只有一件事。”五老说:“动手的人肯定是盛源认识的人。”

“对。如果不是,那么一定会发出一些声音或者来人要封住盛意的身体和声音必须要使用源力。洪起就在外面,我相信他的耳朵,一定会听到什么。这么近的距离,多么微小的源力波动都逃不过他的感应。”

五老说:“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关钦才刚刚被抓,就有人来灭口,你不觉着他们的反应太过神速?”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五老你是说我们身边有他们的人?”

“如果没有,实在难以解释盛源为什么死的那么快。”

“下的手好快,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展破魂刚拿出来的烟斗,被捏成了碎沫。

擂了展破魂的胸口几下,五老说道:“事情一定要分开来看,好的一面看,坏的一面也要看。这一次虽然盛源被灭口,看起来是一件坏事,不过也能得到好的一面。最起码我们知道了我们身边的人是来自哪里。眼下,我们最紧要的对手是谁。至于以后的事,一步步来吧。”

“当然得一步步来!”

九王爷打算今天要喝掉三壶酒,还打算要一步步来,分成三次喝完。现在是第一次,不过已经是第四壶酒。

“唉,喝着喝着就多了。真是老了,不中用了。”

陪九王爷喝酒的人是司徒四壁。司徒四壁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豌豆角城。

“喝酒多少和人的年纪没关系,只和人的心情有关系。”

九王爷问:“那么说来,你的心情要么是比我更好,要么是比我更坏?”

“好像我的酒量一直就是这么多。”

“好像本王喝酒的时候只要你在身边,本王都会喝多。”

司徒四壁说:“喝酒多少和你的身边是谁没有关系,只和你的心愿有关系。”

“心愿?”

“想喝多和不想喝多。”

“好像本王喝多喝少完全都是因为本王自己?”

司徒四壁说:“因为别人。”

“怎么又是别人?”

“是别人让你的心情不好,让你想用酒来改变自己糟糕的心情。”

九王爷说:“你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没有什么事能瞒得过你。”

“不,有很多事都是我不知道的。比如,关钦然被关在哪里我就不知道。”

“查探关钦然的人是你的?”

“是我的。被杀死的,没被杀死的都是我的人。我真的想要知道,关钦然是不是还活着。”

“你为什么也对关钦然感兴趣?”

“原因你不知道吗?”

九王爷喝下第四壶酒的最后一杯。司徒四壁拿出来自己的酒,为九王爷满杯。

“司徒,结义会的会长,是多么令人艳羡的位置。天下之大皇土之广,任你遨游,任你踩踏。无人能管,皇命不受,真是个逍遥自在。可是你为什么偏要进这红尘俗世里,惹那烦恼。”

“本就是俗世里的人,没有躲清闲的命。”

“现在没有人能对你指手画脚,普天之下谁都没能力让你做你不希望做的事,任何人!”

九王爷加重了任何人三个字的语气。

“王爷,司徒明白你现在的处境,也理解你的难处。我也不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如果展破魂身边再发生类似春日、峰上的事,我想我会直接介入。”

“你是在威胁本王?”

“不,我是在通知你。”

“如果本王不接受呢?”

司徒四壁说:“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私人原因,你都是王朝的一个王爷。只要你还是这个王朝的王爷,你就不能不接受我的要求。因为我做的事情,是对王朝有利的。你反对我,你就是在反对王朝,皇上。”

“还真是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春日、峰上发生的事让我十分担忧。如果不是我提前接到了消息,让节义卫去了一趟,展破魂就已经交代在了那里。九王爷,直到今日我才来找您,也是俗事缠身。这并不是说明我会简单的忽略过这件事。”

“司徒会长要怎么做呢?说给本王听听。”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