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潮汐进化 第652章 骤雨中的顿悟

2018-11-09 17:56:5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潮汐进化 第652章 骤雨中的顿悟

立足于空旷的原野,头顶上是万里的低沉乌云,隆隆的闷雷声在其中鸣响,就像是其中藏了头恶兽在低吼,迎面吹来的风中带着些许野性的气息,就连平时温和的水元素此刻都有暴动的迹象,整个世界似乎都在酝酿着一场暴雨

从火车上跳下来的凯洛特在空中稳定了身形,安全落地,看着飞驰而去的火车,并没有多在意,扭了扭脖子,因为冥想打坐了两天的身体尚有些酸胀,深吸口气,看向身边的汐流。

“一分钟,往前搜索,抓些小猎物,野兔子之类的,开始!”

血脉觉醒·龙翼!秘术·鹰眼!

借着龙翼的推进力,凯洛特顺着火车行驶的方向迅速前进,以铁轨为界,汐流在另一边直接进入了战斗状态,跟凯洛特一样,在房间里憋了几天,它也想要酣畅淋漓的跑上一场。

暴雨前的荒野看上去平静,但动物们其实是非常不安的,地上的土洞里不断有灰色的兔头往外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龙威与烈水豹的阶位压制,对于这些食物链接近最底层的动物来说,没有任何差别,都是一瞬间昏迷的结果,随后就有一条水柱延伸过来,缠绕住它们的身躯又拖回去。

“你抓这么多干什么......还打算吃狼肉?要5只兔子就好,把别的放了。”

凯洛特最后抓了3只兔子,并不是抓不到,而是他知道汐流会抓很多,现在看来,多得有些过了头,汇合的时候汐流身边漂浮着十几只昏迷的兔子,嘴里还叼着一只昏迷的荒原狼......

跳上汐流的脊背,剩下的就是追上火车了,直接跳上汐流的背,接过另外两只兔子。

啪嗒~

一滴雨水拍到脸上,绽开一朵小型的水花,凯洛特下意识的抬头,云层间闪电翻腾!

轰隆隆!!

闪电在远方的原野上骤然降下,贯通天地,暴雨倏然而下,环境中的水元素正式开始暴动,再也不复之前温和的状态。

“哈哈!水元素暴躁起来威力也不小啊,等等,加速......凝聚......暴雨的性质,是否可以融合到自己的战斗技巧之中呢,仅仅只是单纯的水元素,能否做出更多的变化?汐流,跑慢一些,我想感受一下这前所未有的暴雨。”

按照凯洛特的要求,汐流保持着比火车快上一线的速度前进,在水元素浓郁的环境下,它的体力恢复完全可以支撑长途的奔行。

任由雨滴迎面拍打在自己的脸上和脖颈间,就这么往前跑了一会儿,又干脆把身上的衣服扯了下来,空间卷轴在腰间的挎包里,不怕遗失。

用胸膛与脊背去承受落下的雨滴,全身心的感受其力度与速度,某种玄乎的东西在凯洛特的心中涌动,大致就像前世看过的电视剧中的那些武林高手在特定环境下参悟到某种力量一样,凯洛特目前就处于这种状态。

他身体内的两大水属性血脉为他提供内在的领悟条件,外界的暴雨成为外部的诱因,这两者集合到一起,意外促成了这一次的顿悟。

磅礴的水元素环绕凯洛特的周身旋转汇聚,周围的雨水受到吸附,几秒内便形成一个半径几米的庞大水环。

吼!!昂!!

潮汐巨人虚影!海洋巨龙虚影!

两大血脉图腾的虚影闪烁飘忽,原本安静的水环出现剧烈的震荡,压缩,再压缩,加快,再加快!

曾经在与戴维·琼斯一战中出现的技巧于此时再度出现,不过并不是以需要大量体力与精力消耗的绝招形式,而是小范围的爆发与施展,这意味着凯洛特正式掌控这个技巧,以往全力爆发才能到达的程度现在可以游刃有余的使用,其中的差距不言而喻。

“这种技巧,该取个什么名字好呢......既然实在突降的暴雨中感悟,就叫做骤雨,好名字......好名字!”

难得自创技巧,尽管凯洛特不知道自己这技巧是什么水平,但不会是寻常人可以掌握的就是了。

骤雨·水龙!

轻吟一声,身边的水圆环涌动翻滚,一条深蓝色的水龙张牙舞爪的出现在身侧,龙爪偶尔掠过地表,轻而易举的在地面犁开道道沟壑。

“威力提升数倍么,水龙也是更加凝实,这还是没有全力使用的前提......可以作为一张底牌呢,倒是意外之喜。”

职业者之间的战斗,拼的就是底蕴,个人的技巧,装备等等,这些都可以被作为底牌去隐藏,去使用,骤雨技巧的开发与效果,相比于海洋巨龙血脉与潮汐巨人血脉来说可能差上一些,但已经有资格被当做底牌。

心情大好的凯洛特轻拍汐流的额头,示意自己的领悟结束,身下的汐流会意,逐渐加速,水蓝色的身体在铁轨旁拉出残影,追逐着前方已经能看到尾端的火车。

此时的火车已经进入一个山谷,两边都是高耸的山岭,春季的生机驱散冬季的寒冻,暴雨中的山谷仍是绿意盎然,只是,列车看上去有些奇怪。

不知道是不是汐流太快的缘故,凯洛特总觉得列车此时停在原地没有在往前开行,等过了几秒,这个想法便得到确认,火车确实停了,这不是正常的停顿,他看过旅途的路线,下一站应该在今晚的半夜抵达,现在天色昏沉不错,但时间应该只有下午的三点半左右而已。

除此之外,列车上的照明系统兴许是出现了问题,外部的车辆照明还在,车厢内的光亮却没了,要知道凯洛特之前跳车的时候车厢里外可都是亮着灯的。

“慢下来,我们悄悄的回去。”

职业者的直觉让凯洛特感觉不对劲,改变本来直接从侧面超车的想法,靠近列车之后,让汐流变回原形,凯洛特则是直接跳上列车顶部,从上面走到自己所在的车厢。

外界的暴雨此时就是他最好的遮掩,靠近列车与跳上列车顶发出的声音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一共12节车厢,凯洛特就这么在暴雨中慢悠悠的走过去,耳朵保持高度的灵敏,倾听车体内的声音。

大多是杂音,列车停顿的时间不长,突然的意外让列车厢里有不少的讨论声音,踩在铁皮车顶往前走,等到了第9节车厢,脚步停下,有奇怪的声响。

“他们什么时候行动?”

“快了,车上的供电已经被我毁掉,一两个小时修不好,外部的照明只有几盏备用的亮着,外面可是暴雨,看不清的,只要抓住机会,这车上的东西......全是咱们的,能做长途旅行车的家伙,肯定带了不少钱。”

凯洛特听了会儿便继续往前走,列车的停顿看来是有人刻意造成,抬头往两边的山岭望了眼,绝好的埋伏地形呢。

不过也不用着急,其它人不知道,凯洛特还不清楚么,这车上至少有三支职业者队伍,而且还是那种实力绝对不弱的,普通的盗贼团,那是来送死的,就算是什么精锐,难道还能把一群恶魔契约者给干掉?真要是有那种程度的,来抢火车说实话就有些不合情理了,抢银行不是更快?

没有回自己的那节车厢,凯洛特回忆了一下自己之前吃晚饭的车厢,那里应该可以处理手中的肉食,烤肉架总不用通电吧。

“到了,怎么下去呢......移行换影!”

下一秒,凯洛特便出现在了五号与六号车厢之间的外部走廊上,敲响五号车厢的门。

“谁!是谁在外面?”

里面还有些光亮,透过车厢门上的毛玻璃看上去应该是蜡烛,煤油灯之类的临时照明,阴暗的环境再加上外面呼啸的暴躁风雨,让人不知不觉就把警惕性提到了最高。

“我是3号车厢的乘客,想吃点烤肉。”

“不好意思,我们现在不做,烤肉在中午就已经吃完了,晚上的菜肴是牛排。”

“没事,你开门,我自己准备了食材,就是想要借用一下你们这的烤架而已,我还可以分你们一些,快些开门呢,虽然我不介意在外面淋雨,但是这食材淋多了可不太好。”

提着五只兔子站在车厢门口,汐流伸着爪子在玻璃上刨,发出刺耳的刺啦声并且乐此不疲。

吱呀~

“先生,您还准备了食材?哪来的......”

里面的侍者听着刺耳的声音也是无奈开了门,目光从门后面看出去,过道上站着赤膊的高大男人正低头看着他,一身刀削斧凿般的肌肉,暴雨砸在上面就像是落在一块顽固的磐石上,任你狂风暴雨,我自巍然不动!

“这些就是我的食材,先让我进去,不会白借你们的器具,这是报酬,汐流。”

趴在凯洛特肩膀上的汐流扔过去一枚金币,侍者咽了口唾沫,开门前他是想要回绝的,但现在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

“好的,我马上为您准备,这些都要烤掉吗?”

“当然了,再给我拿几瓶烈酒,要度数高一些的,心情好,喝些酒。”

跨进车厢的瞬间,身上流淌的雨水消散殆尽,这一手又是让坐在车厢内几个点着蜡烛的桌子边上的侍者目瞪口呆。

在侍者的带领下,进入车厢内放置着烤架的位置,因为今天中午才使用过,所以烤架还没有收回去,现在拿出来也是正好,凯洛特要烤的东西有些多,在里面又施展不开,最后干脆拉到了吃饭的位置,让另外的几个侍者把桌子拉开,中间弄了片空地出来。

还有比在狂风暴雨中缩在一处安稳的地方进行烧烤更让人感到惬意的事情吗?本来几个车厢里的厨师就无聊,停了电,根本不能正常的进行食物制作,待会儿提供的是冷餐,也就是凉拌蔬菜,面包,点心之类的食物,这些车上都有备好的,到时候花个半小时拿出来就是,因此一开始只是敷衍的帮忙到后面也变的尽心尽力。

“这兔子得拿去处理一下,皮毛什么的......先生您可能要等上半个小时。”

“用不着,接下来给各位表演空手料理,都看着哈。”

心情好,趁着烤架下的煤炭还在燃烧加热,凯洛特操控着水柱将五只兔子包裹在其中,当着几个人的面,水流在半空中快速涌动,一团团的血水带着皮毛和内脏被排出,只是三分钟的时间,剩下的就只是五只干干净净的兔子。

“好!”“厉害!”

内行看门道,外行就看个热闹,这些厨师当然不会知道这其中蕴含着多强的技巧,只是不明觉厉,在一旁起哄鼓掌。

“车上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怎么外面的灯都是黑的,发电机坏了?”

几个人围着烤炉坐下来,几杯酒下去,在外面不时炸开的雷电声中,氛围一下子便有了,凯洛特主动找话题,打开话匣子。

“前面的铁轨坏了,广播里说是有几棵树还有大石头倒在了铁轨上,估计得要一段时间整理,车上的发电机也坏了,他们说是雷电造成的,只是灯暗下来的时候根本还没有开始下雨,我感觉应该是别的原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修好。”

一边往烤架上的兔肉刷油,一边拿着铁叉调整下面煤炭的位置。

“切,广播说的肯定是假的,我可是听说这山岭附近已经有不少列车出事了,凯洛特先生第一次坐这车,可能不知道,这边有巨人出没!”

抿了口酒,另一个厨师神神秘秘的说道。

“啊?不应该吧,这些路线不是政府清理过的嘛,要是不安全,怎么能通车?”

“问题就在这,附近的站点派人过来清了不少次,据说都没有成果,那些怪物好像平常躲起来,只在火车经过的时候才出现,你说怪不怪?”

“你可别胡说了,我咋没听说过,列车长可是我堂哥!低调......都低调啊。”

几个人你一口,我一嘴的来回争执,倒也把车厢内的气氛炒热不少,凯洛特也乐得凑在里面偶尔说上两句。

嘀!!嘀!!嘀!!

正聊的欢畅,车厢内骤然响起警报鸣笛!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