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历史

妖魔画师 第126章 螳螂捕蝉雀在后

2020-01-15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妖魔画师 第126章 螳螂捕蝉雀在后

随着广寒的步子一步步迈开,那清冽的池水竟然渐渐开始凝固起来,一方墨锭从广寒的星宫之中冲出,带着湛蓝的光晕带着凛冽寒意,接着便是砚台,笔纸,同样都泛着蓝盈盈的光彩,广寒在四宝境引来的四枚星辰同属一颗……

落墨宣张,片片雪花飘然落下空中原本的雪花不再下落仿佛被冻结在了空中一般,而池水上被风吹皱的涟漪也僵滞了下来,渐渐地结成了无色的冰晶,枯黄的落叶似停在空中的蝴蝶,一对天鹅也不再曼舞,广寒未曾从四时回廊之中退出来,而是就这般闭着眼睛从池水之中踏上了岸!

太阳不过偏移了半分,不足半个时辰连破十三亭!

一道璀璨星光自那四时榜的方向飞过来没入广寒的印堂,此时广寒才睁开双眼,寒星似得眼睛扫过,墨丹青顿觉一冷。

“你就是墨丹青吧,不错……但还不够资格!”广寒的声音如其名字一般带着冷意。

墨丹青的面色也渐渐冷淡,自然知晓广寒所说的“不够资格”是指何事,但却不想辩驳什么,广寒既然如此说许是信了他那弟弟或是旁人的风言风语,广寒未曾明说若是他再辩驳岂不显得心虚。

“我是墨丹青。我做事也无需旁人给我资格,你本就不信我,我又何必多说!”

墨丹青还未说罢,两个文府学生便吓得一颤赶忙和墨丹青拉开了半步,广寒可不仅仅是有天资才情,更是洛城城北广家的大公子,广家是谁?在这城北若是与广家交恶此生都无出头之日了!

“倒是口气不小,两月后便是府试,我本不屑与你为难,但既然你硬要这般不知悔改届时就不要后悔!”广寒轻瞥一眼墨丹青,说罢便缓步离去。

他本未曾将广青所说的明月楼之事放在心上,只是连近日家里新来的下人都开始谈论此事,让他颇为不舒服。

墨丹青拳头不由微微握起,没有做过的事情为何要悔改!

“两月后的府试莫要后悔”如此威胁怕是这府试中药平白多出不少的麻烦事……甚至危险。

实力!

没有实力便没有道理,本以为出了北山村那等封闭到人心扭曲的地方便还是公道至上,可这世上何时对弱者有过公道!

城北是广家的天下,广家大公子便是公道!

两个文府学生对视一眼一声招呼不打便匆匆离去,墨丹青没有得罪广寒时是天资不凡的少年,往后有着大好前程,是他们要巴结的对象,而如今墨丹青不知为何招惹了广寒,一个不好便是要连累上身边的人,他们与墨丹青不过一面之缘,自然要敬而远之……

墨丹青面色冷然,摸了摸印堂也离开了四时回廊,路过四时榜时正见自己的名字已经到了第五,再往上便是茶忆安。

北文府的学生渐渐多了起来,洛城大街小巷里的百姓仍谈论着公主殿下的排场和倾国容貌,《冰心壶》到了洛城各家各户都开始准备着备水,虽说还要一个月才会开始抽洛神湖水,但早些准备还是没错。

与旁处的哄闹不同,斗画今日却格外的安静,漆黑似生铁的大门紧闭,斗画宛如一铁塔一般,华唐安一早便来了斗画广庆陪同在座,陆晓声坐在位上面色僵硬。

陆晓声本以为公主驾临这等大事,城里的身份显要之人定是都要前去迎驾,却不料华唐安竟是不去迎驾反而坐在这儿和他闲谈了一上午的时间,而今日也颇为奇怪,竟然中的下人也没来向他汇报生意,老东家也未曾有过讯息,好在隐约可以听到斗台上的喧闹声,不然他真以为是中出了大乱子!

“陆主似有些心绪不定啊……莫不是近来没有休息好?”华唐安生意温润,让人顿觉如沐春风。

“近来中生意颇不见起色,倒是让特使大人记挂了……”陆晓声赶忙回道。

话音未落房门便被推开,“大人,三男两女六个画师都已经找到了……斗画的确是窝藏之地!”一银甲军官啪地抱拳躬身行礼道。

“哐啷!”

闻言陆晓声惊得猛然站起来,手中的墨色茶杯摔在地上茶香四溢,面色顿时煞白,颤声斥道:“什么三男三女六个画师!我与特使大人讲话谁许你进来的……”

“看来陆主的确是精神欠佳都开始说胡话了……我这属下说的是三男两女,我看陆主还是随我去牢中歇息几日吧,等找到了那缺了的女画师再送陆主回来也不迟!”华唐安施施然起身,掸了掸身前溅着的茶水。

陆晓声骇然后退数步,心中惊怒交加,“你……诈我!”

“陆主可莫要血口喷人,上个月洛城又莫名少了六个外来的画师,我在陆主这儿找到了五个,可没有诈你……”华唐安手中折扇咵地一声打开,桃夭巧笑嫣然一蓬粉色烟雾洒出折扇只是轻轻一扇陆晓声便无力地倒在地上,怒瞪着的眼睛也渐渐闭了起来……

“那女飞贼的迷魂香倒是好用……”华唐安轻笑一声微微摇头,银甲的军官上前将陆晓声绑起,两人出了厢房那斗台上比斗的人物也一个个消散做星辰之力,一队银甲的军士踏步而出,这斗画中竟是不知何时已被华唐安给搜了个遍!

五口漆黑的棺材被放在斗台上,一银甲军士抱拳禀道:“大人,中有一隐蔽地道不知通向何处,这五口棺材均是在那地道外入口处找到的……只是其中躺着的并非那几个失踪的画师,而通道入口之处有颇为奇怪的禁制,不似寻常的泼墨画道属下无能破解!”

“开棺验尸!”华唐安眉头紧皱,陆晓声竟还不是这命案背后之人么,本以为今日让陆晓声在惊骇之下没了防备偷袭得手便能结了这案子,可似乎此案没有这么简单,不觉间他竟是被算计了一遭……

华唐安一声令下便有十个银甲军士走到漆黑的棺材前,这棺材他们已经查看过并无机关暗器才敢放心地让华唐安上前。

华唐安走到其中一具漆黑的棺材前地头看去,一看之下身子不由一颤,本以为躺在棺材之中的人是面目苍白或是腐烂干瘪,可没想到躺在这棺材之中却不仅有人,而这人竟还是他的熟人,两人昨日还曾见过一面!

杭州白癜风医院口碑怎么样
成都九龙医院网上预约
安顺治疗癫痫病哪里好
贵州哪家妇科医院好
深圳治牛皮癣疗法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