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我能看见战斗力五百一十九章听说戒

2019-01-12 16:32:2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我能看见战斗力 五百一十九章:听说

已经轻车熟路的唐罗与花吉默契的配合着使得西面队伍行进的速度大大加快,才验证不到两百人,就让唐罗喜笑颜开。

西面这些武者不光是在平均灵力上领先东边的武者一大截,资质优越者更是井喷一般,仅仅两百人中便出了一个资质1.2的将星馆成员,这让唐罗不由得猜想当这四千多人验完,将星馆会有多少资质不凡者。

队伍慢慢蠕动着,不多时便到了方源方熊两兄弟,如铁塔般高大的方熊在人群中无比惹眼,对营养不良的平民武者来说,一个两米高的武者几乎就和巨人没有分别,甚至要比唐罗现在的身材都高上一些。

虽然方熊的身材如此高大,气息却无比孱弱,就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快断气了一般,至于哥哥方源,原本就文质彬彬的小眼男子现在就像个瘾君子,脸色煞白,气若游丝。

这就是方氏兄弟第一次出现在唐罗眼前的模样,看得花吉直皱眉头,眼神中满是怀疑,好像再问“这幅虚弱的模样,两人还能算是武者吗?”

毕竟光从两人现在的气息和脸色判断,别说凿山伐木,恐怕就连搬张桌椅都费劲,也不由得花掌柜这样怀疑。

可作为当事人的两兄弟倒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小眼男人朝着唐罗与花吉一拱手,声若蚊呐道:“唐天骄有礼,小的名叫方源。”

唐罗看了一眼方源,又看了眼他身后的方熊,满脸好奇的问道:“你不怕死么?”

原本脸色便煞白的方源心中一惊,脸上更是没有一丝血色,结巴道:“小..小的,不..不太.明明白。”

“呵,让我就让你明白明白。”唐罗满脸笑意,压着嗓子道:“混在人群中盘膝而坐,别人在运转功法,我们运转龟息功。我已经听清楚了,这唐天骄做事谨慎,每个人都感受两遍,第一遍是行功之前,第二遍是行功之后。我们第一遍以龟息功控制好灵力,第二遍再稍稍放开一些,这样他就会以为我们是凡人境武者,有很大的几率将我们送到东峰欧大匠处,那儿离我们的秘密洞穴不远,等我们攒出几日的粮食,便可乘筏出航,回到母亲的家乡,到时候就算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获得真正的自由了!

我能看见战斗力五百一十九章听说戒

惟妙惟肖的表演让方源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就连龟息功都忘了控制,煞白的小脸上添了一抹殷红。

唐罗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自己的耳垂淡淡道:“你该不会以为天下就你一个耳聪目明吧,下次要说秘密记得写字交流,再不济也用点儿传音入密,明白么。”

“咕咚。”方源吞了口唾沫,冷汗一瞬间浸湿了他的后背,就像是刚刚掀开瓦片的偷窥者对上了一双冷漠的但是每天天亮的时候眼睛,那种惊恐跟无助就像要将他吞噬。

此刻的他心中一万个后悔,大脑高速运转着思考接下里的对策。

可此时哪还有什么对策,队伍突然的滞留已经让后面排队的人感到奇怪,听到唐罗的话更是瞬间围成一圈,将两兄弟包围起来。

杜家的杜看云云不灵动;听风风声呜咽威长老与杜凌长老将神魂锁定两人,让不过蜕凡境的他们动弹不得,只能僵在原地。

没有一丝生还的机会,方源脸上满是灰败,心中升起了一股绝望与悔恨。

灵意合一之前的武者被凶境神魂锁定,几乎就跟被判死刑没有区别,真是一种来自于生命层次的威压,不是光有胆量就能挣脱的,两人已经陷入了绝境。

“还请两位长老收回气势,剩下的人全部回到队列中去!”唐罗皱着眉头,下达了两个指令。

神魂锁定只是两位长老的下意识行为,他们却没想过这样会影响到另外一个人。

要说现在最难受的,应该就是花吉了,凶境强者溢出的一小部分气势就将毫无修为在身的花吉惊得够呛。

只是花掌柜死死咬着下唇没有说话,但要是让两人继续下去,方家兄弟会怎么不知道,花掌柜晕过去是肯定的,要真变成那样,这儿还弄个球。

解除神魂锁身的两兄弟恢复了自由,却依然不敢动弹,因为杜威杜凌两人冷漠的眼神还停留在两人的身上,那眼神好像在告诉他们“动一下,就死。”

刚刚出现骚乱的队伍在唐罗的命令下也迅速恢复,那些跳出队列看热闹围成一团的武者也麻利的回到了自己的队列中,生怕慢了一步。

仅仅几个呼吸间,队伍又变得井然有序。

唐罗满意的点点头,朝着已经恢复自由却依旧不敢动弹的两兄弟淡淡问道:“我看上去,是不是特别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说实话他对这两兄弟还蛮好奇的,也许对花吉来说要记忆那么多东西是一件极为复杂的工作,但对他来说这就是一个简单枯燥的重复劳动,他只需要看看对方头顶数字,然后报出来就可以了。

而这种简单的工作却一刻不能停歇总会让他产生一些无聊的感觉,所以他自然就拉长了耳朵,想听听这群平民武者的对话。

听听底层武者的家长里短,胡侃大山还是很不错的,那种人间烟火气能让你真正感觉自己活着。

但在这美妙的烟火气中混杂了一对要逃跑的兄弟,就有点令人不开心了。

所以他就想看看,究竟是谁给两人的勇气叛逃,还是自己看上去特别像一个地主家的傻儿子,背叛的代价那么低么?

以方源的聪慧又怎能听不出唐罗话语中的怨气,急忙否认道:“我怎么敢这样想!”

既然没有被当场格杀,便意味着有机会生还,方源只希望十五岁的唐罗耳根子能软些,不然他们两兄弟可真就没有活路了。

脸色煞白的小眼男子跪倒在地,泪声俱下:“整个西陵谁不知道天骄乃是真正的天纵奇才,我们兄弟仰慕还来不及,怎会有诋毁的意思。只是先母临终前除了将舍弟托付外,还再三嘱咐小人希望能将她的骨灰带回道朝昌老家。此时正是西陵千年难遇的大难,小人想着若是我兄弟二人死在此处,便永远无法完成先母遗愿,这才动了逃跑的念头。”

“舍弟自幼对我言听计从,只是实在禁不住劝说才不得已苟同,这都是我一人计划的,与他没有一点关系,还请天骄看在舍弟无知的份上,饶他一条性命。”

绳编手链图片报价
南宁金属回收价格
郑州至南阳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