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九阳剑圣七七四凌舞见阳顶天最后一面1更

2018-11-08 17:10:5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九阳剑圣 七七四:凌舞见阳顶天,最后一面!(1更)

等到吴幽冥再次恍惚过来的时候,公主牡丹已经消失得影踪了。―

此时,没有人能够形容他内心的感受。

缺什么,就越追求什么。吴幽冥之前近乎疯狂地要击败阳顶天,就是为了要证明自己的价值。所以这许多许多年内,他拼命地修炼,如同一个隐形人一般,疯狂地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当他发现黑暗玄火的时候,他和阳顶天一样兴奋,他觉得自己仿佛找到了这个世界能量的根源。

然后,他开始疯狂地寻找玄火,各式各样的玄火,用来喂养这个黑暗玄火。

这个黑暗玄火比之强大,但是他从来都没有用过。因为,他要用在神之代言人身上。

他每一年,都在等待这个神之代言人的出现,每一年都充满了期待和迫切。

所以,在阳顶天还没有出现的时候,他就神交已久已久了。

他要把这个比强大的黑暗玄火,用在这个神之代言人身上。一旦打败了神之代言人,那么他就获得了生,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而当阳顶天出现的时候,他……他真的好失望,比比的失望。

神之代言人,怎么可以这么弱?就凭他,怎么可以成为神的代言人?

于是一开始吴幽冥对阳顶天,不屑一顾间,还充满了痛恨。你这么弱,怎么对得起我一辈子的努力,怎么配得上我的黑暗玄火?

所以,在云天阁的山上,他没有忍住内心的失望,对阳顶天说出了内心的鄙夷。

然而接下来,阳顶天表现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迹。终于让吴幽冥正视他了。后阳顶天多少次刺痛了吴幽冥,让他又开始痛恨阳顶天。

终,在即将决斗的时候,连这种痛恨的情绪都消失了。

因为,他要用黑暗玄火杀死阳顶天了,他要获得生了。

然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他战败了,瞬间被秒杀了。

或许很多人会以为他不甘心,但是他真的没有不甘心,尽管重伤之后,他的修为还远远超过了阳顶天。但是,他没有不甘心,他只想找一个地方等死。

因为,这证明了宿命是不可违抗的。哪怕他比神之代言人强大了十倍。但依旧是瞬间被秒杀,仿佛一切都是注定的。

得到了这个答案,那一切对吴幽冥都没有了意义。

至于得到了一等邪灵,让他瞬间变得比强大,突破了某个不可思议的瓶颈。对于别人来说,或许会欣喜若狂。

但是对于吴幽冥来说,是什么感觉?

就仿佛玩游戏的时候,90级是巅峰。是几乎没有人可以逾越的巅峰。然后,你不眠不休。疯狂地练级,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八年。

你花了数的生命和精力。终于到了八十五级,马上就要突破90级了。

结果嗖的一声,系统装入了私服系统,瞬间秒生90级,而且连100级都很简单。

顿时间。之前几十上百年的努力奋斗,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

他的手,虚空一抬。

顿时,浑身血泥的凌舞,从泥潭中缓缓飞起。

他轻轻一挥,顿时身上的血浆瞬间飞去!凌舞变干净了,只不过浑身消瘦,虚弱比,奄奄一息。

“我死不了了,你打算怎么办?”吴幽冥问道。

凌舞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吴幽冥想了一会儿道:“我现在身上有了一等邪灵,应该是这个世界强大的人类之一了,但是我找不到生存的目标,接下来的日子,我会一直努力寻找我人生的目标。至于你,我权决定你的命运,就让自己来决定,好吗?”

凌舞点了点头。

吴幽冥道:“我是一等邪灵拥有者,所以能够赐予五个人二等邪灵,我会把其中一个送给你。”

他伸出手掌,顿时一颗蓝色的珠子,漂浮在他的手心上。轻轻一,这颗蓝色的珠子,飞进了凌舞的气海之内。

“你有三天的时间去思考你未来的人生。”吴幽冥道:“当然,这种选择其实就是生和死。三天后,我会在我的邪灵树上激活你体内的二等邪灵。到时候,你固然会变得非常强大,但你就真的连死都死不了了。你假如不想这样的话,三天之内,你就选择自尽而死好吗?”

凌舞又点了点头。

吴幽冥往她的体内输入一股玄气,让她渐渐恢复了生机,恢复了能量。

然后,他轻轻提着凌舞的后背,朝着中洲的方向飞去。

三天,在这三天内,凌舞可以选择死。三天后,她体内的二等邪灵激活,就再也死不了了。

……

此时,阳顶天在云霄城堡内,和妖娆正在说话。

“妖骊,他确实是我曾经的未婚夫,而且我们应该算是青梅竹马吧,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在一起玩了。”妖娆道:“我们的父亲,都是各自部族的族长,所以很小就定下了婚约。”

阳顶天道:“可是,我觉得他很讨厌啊,一个愚蠢的种族主义者。”

妖娆微微一笑,道:“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目空一切的。”

阳顶天冷笑道:“一个任由自己未婚妻离开小西天,寻找人类借种的男人,还谈什么狗屁骄傲?”

妖娆娇躯顿时猛地一颤,低声道:“小天,其实……当时我离开小西天,来人类国度借种的时候,他并不在,他去了危险的地方修炼了。而……而他拼命修炼的目的,就是……就是不想让我出来人类借种。”

阳顶天顿时一愕。

妖娆继续道:“他其实一直都是借种论疯狂的反对者,他瞧不起人类,他一直坚定认为,银龙血脉者要依靠自己的努力晋升半神之族,而不是走和娜迦一样的借种道路。当时部族大会上,抽中了我作为借种雌狐。而且还是重要的一个,他便要带着我私奔,甚至要怂恿所有部族的年轻人造反。于是,部族联盟议会只能表面上取消了我的借种资格,给妖骊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然后他就孤身一人。去了危险的暗黑领域修炼。趁着他不在,联盟议会就把我送出了小西天,来人类国度借种。”

顿时,阳顶天陷入了沉默,然后道:“他虽然有变态的种族倾向,但……但还不至于一是处。”

妖娆顿时复杂一笑!

“你喜欢过他,对吗?”阳顶天忽然道。

妖娆微笑道:“青梅竹马的,谈什么喜欢不喜欢,但是亲人一样的情感。是肯定的。”

阳顶天将她抱进怀里,柔声道:“你是我的,记住,你是我的,这点没有人可以改变。谁想改变,我就杀他家。今天杀不了,明天也要杀他家。”

“我知道,我是你的。我永远都是你的。”妖娆亲吻着阳顶天的胸膛,柔声道:“夫君。对于妖骊我并不担心,他……他虽然近乎疯狂地瞧不起人类,但是……但是他心不坏。我担心的是小西天内,那些部族长老们,一旦他们知道了我们有了孩子,一个近乎完美的半神之族孩子。就真的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会不惜杀光我们家,然后抢走孩子的。”

阳顶天面孔顿时猛地一阵抽搐,咬了咬牙,没有说话。

“宝贝……”妖娆轻轻抚摸阳顶天的面孔。柔声道:“我去见见妖骊,我去和他谈谈,看究竟情况恶化到什么地步了。如果,还没有坏到一定程度,我可以要求他放我们一马。虽然这句话不好听,但是为了宝宝,为了我们的家,这不丢人。”

阳顶天亲吻了她娇俏的嘴唇,柔声道:“你信任他吗?”

“我信任他,就如同你信任秦怀玉,宋春华一样。”妖娆道。

“好。”阳顶天道:“那你就去和他谈谈。”

……

吴幽冥和凌舞,回到了大中京。

他改头换面,如同一个普通人,漫目的走在街道上,观察着路上的每一个人,思考着他人生的意义,寻找着他人生的目标。

然后,来到了一个报摊面前,买了一份混沌时报。

他很仔细地看完了这份报纸,然后又掏出一把金币,给报摊的老板道:“麻烦你把这一百多天,所有的混沌时报都给我找一份,谢谢。”

报摊老板见到这把金币,眼睛都亮了,立刻回去翻找,把自己留下来看的报纸,叠好交给了吴幽冥。

接过之后,吴幽冥朝他点头致谢。

然后,抱着厚厚的报纸,找到了一家普通的客栈住下来,细细地阅读。

他经过了自己曾经显赫的南府,此时依旧还在,甚至连幽冥海的人还没有离去。

但是,他不但没有进去,连看一眼都没有。

在普通的房间之内,他开始一篇一篇,细细阅读。

然后,他就读到了关于自己的文章。

足足一百多篇,自己成为了混沌时报近乎唯一的男主角,风头完盖过了阳顶天。

他就这样一篇接着一篇读下来。

没有一个字造谣,没有一个字抹黑,没有一个字玷污。

吴幽冥所经历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比客观的描写下来。

当他忘记吴幽冥的身份,把自己当成一个读者的时候,读完这足足几十万字关于吴幽冥的连载。立刻对这个人产生了复杂的情感,怜悯,同情,敬佩,但是却没有多少厌恶。

反而,这里面关于吴幽冥妻子灵鹫的印象,变得非常让人反感。而凌舞,也多少有些负面。

这也是所有读者,对吴幽冥的感觉。

在这一百篇文章之后,吴幽冥几乎成为第一名人了。有数人同情他,怜悯他,但是单纯的厌恶,却几乎没有。甚至,还有了一群数量惊人的粉丝,几乎清一色都是女子。

这个粉丝团,现在也频频上报纸闻了。

其中夸张的是,阳顶天的大女儿,阳宁儿还是铁炉炎城粉丝团的领袖,她当然不是吴幽冥的粉丝,她只崇拜阳顶天一个人的。

她的原话是这样的,吴幽冥能够成为我父亲的敌人,也不容易。为了不让这个粉丝团走歪,我就勉为其难做她们的领袖吧。

吴幽冥看完之后,顿时忍不住会心一笑,脑子开始回忆那个阳宁儿,结果却发现自己好像没有见过这个精灵一般的小女孩。

看完了关于自己所有的文章之后,他叹息一声,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开始思考自己人生的意义。

然后,他顿时真的很羡慕阳顶天,至少他的人生,很有意义啊。

……

而凌舞,也在思考自己的选择。

要么死,要么让自己体内的二等邪灵复活,那样自己会变得非常强大,但是那时候,就算是想死也死不了了。

而且,她的路,在吴幽冥战败,透露出他邪魔道身份的时候,就已经走绝了。

吴幽冥已经清清楚楚告诉她,他是邪恶的,阳顶天是正义的。那么,这个正义的借口,她就用不了了。

那么,既然走到了绝路,那就只有去死,才是正确的。

她来到了中京北府,求见阳顶天。

是云君奴接待了她,见到苍白没有任何血色的凌舞,还有没有任何生气的眼睛,云君奴不由得呆了。

“宗主不在中京,他在云霄城。”

凌舞道:“那能不能请你拨一只魔鹫给我,我需要时间内去见到他。”

云君奴道:“你见他干嘛?又要去骂他吗?”

顿时,凌舞忍不住一阵苦笑。自己果然给了阳顶天身边人一种如此恶劣的影响,每一次来,都是讽刺他,骂他。而偏偏自己身份卑微,阳顶天都是咬着牙听自己那些话,却又不好杀了自己。

“放心,不是的,其实在蛮久之前,我也不大敢去见他了。”凌舞道:“我是找他解脱的。”

云君奴盯着凌舞良久,然后点了点头。

然后,给她拨了一只的魔鹫。

云君奴骑上魔鹫,朝着西北大陆云霄城飞去。

而与此同时,妖娆骑着魔鹫,朝着北边的阴阳镜飞去。

因为,拥有疯狂种族主义的妖骊不能住在任何有人类味道的地方,所以他选择住在了万里人的阴阳镜。

六个时辰后,凌舞降落在云霄城,求见阳顶天。

也是差不多同一时候,妖娆降落在阴阳镜,而此时妖骊,正盘坐在镜面水上,一动不动。

……

注:第一送上,我接着写第二。那个什么佳作品的票,兄弟们可以随便投两张。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